栖息谷-管理人的网上家园

楼主:Emour - 

[原创]十年前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7-17 13: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有下文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7-19 10: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文当然有了,会在下周上来。
发表于 2007-7-19 10: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很过瘾
发表于 2007-7-19 14: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看不过瘾,多传几篇

 楼主| 发表于 2007-7-19 15: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上的信任。可惜我没有库存,每篇都是现写的。有时因为总有工作打乱,一篇也要写个好几天。

呜呼,每天都更新,何尝不是我的梦想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7-25 16: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mour 于 2018-11-19 22:30 编辑

我的故事(3)
眼看就要碰到她的手指了,她却飞快把手缩了回去。
耍我呀,我可已经浑身是汗。
她坏笑着,一把拉住我的手,我顺势握住了她。是不是没长骨头啊,她的手软软的,细细的,平常哪来的那么大劲儿。她拉着我跑出胡同,在一个僻静的拐角停下。
‘Emour,我好看吗?’她问。
‘当然了。’
‘当然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很好看。’
‘那就好。’她笑了,‘我们做朋友吧。’

“哈哈哈...”琦琦突然笑了。
“是不是觉得我特傻?”
“是有点,哈哈,感觉你跟叶蓓比起来就是个小孩。对女孩的反应就是紧张,怯怯的,很...很顺从,不会主动做什么。”
“哇,琦琦,你算说到点儿上了,这也是后来从初中到现在我不和女生交往的原因。叶蓓先入为主,我从此不会主动追女生,而且始终停留在那个阶段,就像一直没有长大。换句话说,我现在仍认为应该等着女生来找我。”
“真的吗?”琦琦满脸疑惑,“这么长的时间,有没有遇到让你心动的女孩?”
“没有。叶蓓和后来的梅子是我们的校花,一个动,一个静。还没有女孩强过她俩。”
“叶蓓之后还有梅子?Emour,果然艳福不浅。独享花魁艳,百香皆无色。”
“呵呵,惭愧惭愧,除了牵手,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还想干嘛?”
“你又说对了,说天上掉馅饼也好,说我被动接受也好。我都是由她们导引着,进行着不太确切的初恋。”
“你和梅子又是怎么开始的,不会脚踩两只船吧?”
“我哪有那本事,还是先听完我和叶蓓是怎么结束的吧。”

从那天以后,我自然每天都会去鑫源打球,而且周末没事也去了。周末我们更多会一起找其它同学玩,捉迷藏,老鹰捉小鸡什么多无聊的游戏都觉着特好玩。累了就去志强家,阿姨很喜欢我和叶蓓,有吃有喝的。我们就在一起聊天。天黑了,我送她回家,只有这时有时会拉手。平日里叶蓓放学还是要在鑫源收钱,还是和男生嬉戏打闹,有时见到我有点吃醋,她更得意。但是我也注意到,她更多的是在斗嘴,很少动手了,比交往前收敛了许多。
为了考验我的忠诚,她有一次转交一个陌生女孩给我写的一封情书,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那女孩暗恋你好久了,多么多么欣赏你,期望和你约会,问你愿不愿意去。我信以为真,请她转告: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会和她约会的。叶蓓就在那坏笑,笑得那叫开心。最后告诉我,那信就是她写的,还问我愿不愿意每天都和她约会。我当时想不明白她干吗这样,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吗,难道这不是约会吗?她说当然不是,谁知道你是看谁来的,还是打球来的。我问怎么才是?她说不在她家,只有我们两个才是。于是每天她都送我走出她家的胡同,路过僻静的拐角,直到我上大路,坚持着我们的约会。
后来,叶蓓家出了件大事。她哥哥被无意中卷入两个帮派的械斗,当场被一群人重伤不治而亡,还留下个遗腹子。这无疑对这个家庭是个莫大的打击,尤其是她的父母。这个本来繁荣的家庭失去了原有的光彩。鑫源的生意日渐黯淡,不久就关门了。叶蓓在那段时间明显地憔悴了,尽管她还装的嘻嘻哈哈,但是我再也找不到原来的她。我当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她,只是没事时就去找她聊聊。她逐渐减少出门,常在家里陪父母,做家务,不再每天送我上路。
那天傍晚,没有见到叶蓓。我在志强家写完作业回家。路过鑫源的胡同,我朝里望了一下,空无一人。往日的繁华已烟消云散,我不禁叹口气,骑车往前走。
‘Emour,我在等你。’突然黑暗里有人叫我,是叶蓓站在拐角的黑暗里。
心头涌上一阵惊喜,我马上停下车迎上去,‘小蓓,你还好吗?’
‘我很好。’她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拉起我的手,‘走,我陪你到大路。’
有她在我身边,我感到特别的幸福和温暖,尤其是我们已经好几天都没在一起过了。我们没说话,手牵手,静静地走到大路边。凉风从背后推着我们,越刮越大。到了以往说再见的位置,我们停下来,没有放手,互相对望着。
‘Emour,快回家吧。不然回去晚了,杜老师(我妈是她的班主任)该批评了。’
‘好的,明天,明天还能再见吗?’
‘明天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我们分手吧。’我骑上车,刚要动,她大声对我说。
‘你说什么?’我扔下车,一步跨回来面对她。
‘Emour,我是想过和你在一起,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是你不知道,我将来会有多大的困难,我妈妈说得对,你将来会上大学,会到大城市,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能牵累你。’没说到最后,叶蓓已经泪流满面。
‘我会帮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你会帮我,可我等不到那一天。我的侄子明年就会出世,父母年事已高,我真的等不到那一天了。而且,我也不希望成为你将来10年的甚至更长的妨碍,我希望你享受本该有的正常生活。’她泣不成声,每说一句,中间都要停一下。
我当时无言以对,心伤欲碎,痛彻肺腑。雨点这时无情地落了下来,越来越急,叶蓓的头发被打湿,贴在脸上。
‘快走吧,你在淋雨,会着凉的!’她朝我大叫。
我喉咙哽住了,无语,只伸出手抚去她额头上的头发,狠狠抱了她一下。回身抓起车,跨上去猛骑。冲出几十米我回头看,叶蓓还远远的站在那里,冷冷的雨水浇在她头上,不顾她还在抽泣。我仰起脸,狂叫着,任雨水生疼地打在脸上,任泪水狂流,发疯似的蹬着自行车,恨不得让自己立刻在她的视野中消失。
‘小蓓,回去吧,我听你的!’我厮狂地吼着,向着天空。
发表于 2007-7-31 11: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有些类似。感谢楼主的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07-8-6 17: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十年前的信

系统提示超字数了,请关注本帖的家人到如下链接阅读更新:

http://heartflying.folo.cn/

非常感谢各位家人的支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8-7 8:16:1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8-7 14: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管理员指点下,还是更新上来,大家看着方便。

我的故事(4)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不得不停下来,泪水滑落脸颊。
“Emour,小蓓是个令人敬佩的好女孩。”琦琦开始安慰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能问一下,你又见过她吗?”
“初中毕业就再没见过,她没上高中。”我叹口气,“关于她的消息都是别人告诉我的。初中毕业她就去学车了,拿本之后就在一个工厂里开货车。2年后她家里买了辆中巴,就开始跑客运。她很忙,经常不回家,在外面一跑就是一个多月。”
琦琦沉默了一会儿,自语着:“16岁的花季,不应该这样的。”
“我接着说说梅子吧。”我故意用一种轻松活跃的语调。
“好呀,今天晚上太充实了,太阳啊,你慢些来吧,把黑夜留给我们吧!”

鑫源在停业了2个多月后重张开业了,志强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我,我们也在第一时间冲到那里,志强是为了打球,我是为了见到叶蓓。
里面人不多,只开了两张台子。叶蓓站在其中一张边上看球。我快步走上去,站在她对面。除了瘦了一些,看上去她和几个月前一样,还是在那里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只是不再送我上路,偶尔还会和我打球,刻意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时同学看到我们打球就说‘呦,你们俩又单恋(练)哪!’,她也只是一笑而过,不回一句话,不动一下手。
志强问我:“小蓓看起来有心事,你发现没?”
我只是说:“还和以前一样。”
有一天叶蓓例外地跟我到门口,问我:“这几天你还来吗?”
“当然了,只要你在。”
“那好,我要给你一件特别的礼物。”
“是什么?为什么?”
“不用问了,你还不放心我么。”
“当然了。”
“当然了是什么意思?”
“当然了就是你最好看。”我笑了,在我们第一次牵手的晚上,她也是这样的问,也是这样得意的表情,只是她更瘦了,没有拉我的手。
那几天去打球,叶蓓身边多了一个人。也许因为她的出现,鑫源又恢复了往日的人气,她就是梅子,全区学校里有名的小美女。梅子和她同班,两人是死党。是公认的校花,而且舞跳的很棒。在全区的一次文艺汇演上,她编排的群舞获得了一等奖,她是领舞,自然成为台下几千男女的偶像。梅子的号召力不可估量,几天下来,鑫源又人财两旺。
叶蓓总拉着梅子穿梭于球台之间,兜售她的狐朋狗友,梅子很平和,也不打球,只是用她的微笑回敬一切。天生丽质,衣着清爽,目光清澈,谨言慎语。在鑫源,她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如果鑫源是一个乱糟糟的泥塘,那她就是那只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

“快别背诗了,讲你们相识的过程。”琦琦打断我。
“梅子之前我就认识,但不熟悉。我们没有什么过程,她是叶蓓送给我的,换句话说是她精挑细选强加给我来替代她的。”
“梅子就看上你了?”
“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她说她相信小蓓,只要小蓓说我可靠,她就放心。而且,她说喜欢和品学兼优的师兄在一起。”
“哎呦,我发现你夸起自己来毫不留情。”
“这是我最大的优点。”我毫不客气,接着说:

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相信小蓓,还是被施了什么魔法。总之她就这样被小蓓空投到我的生活里,以至于现在我还不会主动追女孩。她周末经常来约我出去。她喜欢逛街,但很少花钱。我们每次出去没什么固定话题,看到什么就聊什么,但是很快乐。
渐渐的,我开始喜欢和她闲逛,聊天。因为我发现,和她在一起虽然没有小蓓的豪爽和热情,但是可以让你忘掉一切,好像身心都被冲洗干净,很轻快,很放松。下午放学我开始改变回家路线,故意走梅子回家的方向。她也很有默契,我们总是在差不多的时间,差不多的地点相遇。然后我抛弃志强,她告别伙伴,一起沿着马路,边走边聊,一直到她家附近。
自然,我到鑫源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有时候一星期就去1次。志强开始问我:你去不去打球,后来干脆不问了。那天我没碰到梅子,就很自然地来到鑫源。小蓓正在和同学打球,我上去观战。她出球很有力,随着清脆的撞击声,目标球纷纷干净入袋。
“漂亮!”我在旁边叫好。
小蓓得意一笑,“Emour,来一杆吧?”
我提枪迎战,在10几分钟内竟然连输三局,“哈哈,Emour,情场得意球场输球呀,再来两局,裤衩恐怕都剩不下了。哈哈哈!”她在那里大笑。
“小蓓,别说了,再来。”我仍在怨自己发挥不好,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我才不陪你玩呢,赢了华子再来找我。哼!”说完把杆扔给华子,转身就走。
我冲过去拉住她的胳膊,她回过头瞪着我低喝:“你放开,别碰我。”
“叶蓓你怎么了?还是我怎么了?”
她眯起一双圆眼,狠狠地说:“问我么?忘恩负义的东西。”
“你说什么?我没有。”
“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这些话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我怔住了,一时无语。
“傻了吧?”她冷笑两声,“你今天如果不来,我还不会这么失望。”
她走出两步,又转过身说:“今天梅子不舒服,下午就请假回家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Continued.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0-23 15:14:5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9-4 15: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事(5)

“女孩子是这样的。”琦琦若有所思,“当发现她在乎的人不在乎她了,她会接受不了。”
“可能是这样吧。”我点点头,“是我当时太愚笨了。不懂得揣摩女孩的心理。我本无任何的想法,一切顺其自然。却总是不觉间就伤了她们的心。”
“这么说你和梅子也... ...”
“是。我们的关系也是因我而终的。”

自从那天以后,我沉闷了很长时间,至少有一个月。只要完成了作业,很少动脑筋的我把我和叶蓓从第一次见面到最后一天的分分秒秒都认认真真地回忆,思考。最后得出大概的结论:小蓓和我的分开是个意外,是很无奈的结局。他完全是为了我好,而强迫自己放弃最珍惜的感情。而这种强烈的感情是不会被很快熄灭的,她就把这种感情转化为对我的关心。而且想到了移情这个方法,撮合梅子跟我交往,转移我的注意力,希望通过时间来冲淡我们之间的感情,直到我真的移情别恋。可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最后一天她的激动暴露了她的内心,她仍然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当她意识到在我心中有人超过她的重要,而又是她亲手操办的,终于爆发了。而我自己呢?内心深处的声音回答了我:Emour仍然深深的爱着叶蓓,因为她的名字,已经深深刻在上面。梅子呢?我跟她没有过程,喜欢和她在一起,多半是爱屋及乌,因为她是小蓓给我的。另外,她确实长得很美。归根到底,我和她在一起不是因为感情。
我自以为整明白了,就开始按自己的想法行动:减少和梅子见面的时间,只在周末见面。每天放学后就到鑫源。不管小蓓冷言热语,都陪她开心。我很少再打球玩儿,更多时间在柜台边写作业边帮着收钱,她在柜台里是坐不住的,总飞到球台里说说笑笑。第一天她还一脸的阴沉,第二天就时晴时阴,第三天就一脸灿烂。时不时蹿到我后背,突然冒出来问:‘不要美人了?’
其实我只在周六陪梅子逛街,每次她都比我早到常去的冷饮店等我,很期待的样子,每次也都快快乐乐的。一直不问我这一个月为什么不见了。她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惭愧,终于忍不住要告诉她,话还没说完她就打断我说:‘我知道你干什么了,不能打搅你。而且知道你结束后会来找我,只是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见面。’
‘你怎么知道?’我怔住了,难道她会先知先觉?
‘哈哈,没什么啦。”梅子就是这样单纯,不会掩饰什么:‘是叶蓓告诉我的,你不来找我的时候,她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
我更吃了一惊:‘她说什么?’
‘她说你正忙着准备奥数竞赛,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见面。’
‘奥,是吗... ...,那她每天给你打电话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了,除了聊天就是夸你好呗,让我好好和你在一起。’
苦辣酸甜咸,我心里分不清是哪种滋味。
周一我到鑫源,一直等到人都走光了我还不走。小蓓摆好散落的球杆,嘻嘻哈哈地跳过来:‘你不会想离家出走吧,还不回?我可不会跟你走啊。奥,等着我发加班费呢?哈哈...’
我一把拉过她,要把她抱住,她尽力反抗:‘干什么你,别这样... ... ’
我一言不发,凭尽全力把她拉近。终于她不再推我,闭上眼投进我的怀里,我拥着她在她的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她像触电一样全身颤动了一下,垂着的双臂抬起来圈在我的背后,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尽力把身体埋进我的怀中。
四周静得只剩下小蓓的呼吸。
大概1分钟,她松开了手,我也放开她。
‘谢谢你,小蓓,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她淡淡地笑,洋溢着一脸幸福,望着天花板,‘我很高兴,也很满足。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完,哼着‘阿里山的姑娘’蹦蹦跳跳就走,快出门的时候停下来回头对我说:‘喂,走时别忘了把门锁上啊。’

就这样,接下来的2年我固执地坚持着唯一的生活轨迹,最多的时间出现在叶蓓眼前,在有限的时间里与梅子共度快乐时光。我承认和梅子在一起时感觉很好,轻松、闲逸、快乐,但是,那种感觉完全不同于对于小蓓的。我甚至怀疑是否真正喜欢过梅子,对她的好感是否只是因为梅子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天使面孔和温柔的性格,抑或是梅子的坚持,还是为了不辜负小蓓的良苦用心。
爸爸因为晋升调到百里外的城里上班,我也顺利考入城里的一中。于是,举家搬迁,离开了这个给我太多美好回忆的小镇。我想这样也好,事情总要有个结尾的。让我就此结束掉这段不知会怎样结局的初恋吧。于是便和你成了同学,一个不食女色的男生。

“Emour,真的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琦琦瞪大了眼睛。
“我想当然地认为一切都可以因为地域的界限就此终了,以为时间可以冲掉一切。小蓓和我心照不宣,从此真的不再联系。可是没料到温柔的梅子却是那样的执着,在以往每月见面的日子都写一封信给我,第二次说希望我回去见面,第三次就要来找我。后来我恰好回老家,去找她,她兴奋极了。因为我没有事先告诉她我回来,他们全家要一起外出,她就赶快塞给我一大堆精致的笔呀、卡通卡片、小本本,兴高采烈的走了,见面也就三分钟。
她仍然不断给我写信,我从来都没回过。元旦前,她还不忘寄来当时很贵的音乐贺年卡。可我还是没有回赠任何东西。当时肯定认为我和梅子的关系是寄生在小蓓的之上的,既然我和小蓓已经结束,那我们就没必要再维持下去。就这样,1年以后,梅子不再写信。”
“哎...”琦琦长叹了一口气,“可怜的梅子。”
“我后来真的很内疚,可是,发生过的事情是没办法补救的。”


Continued.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0-23 15:20:27编辑过]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