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息谷-管理人的网上家园

楼主:Emour - 

[原创]十年前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15 11: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啊!你们写信的风格挺像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6-18 17: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见面

[ 2007-6-15 14:51:00 | By: Em ]
看到邀请,想都没想就有了答案:去!干吗不去!
不止是我要去,427的几个都要去。别看两个城市这么近,他们五个竟然都没去过天津。除了对包子、炸糕、崩豆、麻花这些尽人皆知的好东东,还有他们都感兴趣的琦琦。他们看过了前两封信,每个人都在脑海里为琦琦画了个像,看到这个邀请,都要借此机会一睹庐山。我才不会带着这么多灯泡呢,于是一再重复琦琦不是美女,我先去熟悉一下情况,下次再同去也不迟。终于,不知是他们确实认同琦琦不是美女了,还是我确实不熟悉天津,放弃同去的念头了,但是叮嘱我一定带麻花回来,最好还有琦琦的近照N张。
我为什么要去呢?就是因为她的邀请,琦琦在我记忆里只有丝缕般的印象,不清晰不连续,但却是极具个性。还有,我是很尊敬考试总是名列前茅的同学的,对于那些挑灯夜读刻苦日夜的,只是肃然起敬;对于那些又能考又能玩的,却是由衷的崇拜,琦琦就是后者。高中三年和她有什么交流吗?记不清了。只记得报志愿那天,她在旁边看着我填好的第一志愿,“本来我也想去当医生的。”我随口答道:“现在改还来得及。”她笑笑摇头,“我胆小。”“啊,据我所知还有你怕的么?”我侧过脸问。“嗯,怕医生。以后就找你了。”
进了南大东门,走过两侧都是大树笔直的甬道,拦下一位老师模样的问了下路,拐了两弯儿,就到了琦琦宿舍楼下。扒在传达室的小窗前,送上一堆笑容给里面胖胖的阿姨,“请帮我叫一下503的琦琦,谢谢您啦!”阿姨抬头看我一眼,一按旁边的麦克,“琦琦,有人找。”我直起身站在那等,有两个女生从外面洗澡回来,抱着盆盆湿着头发,从头到脚扫着我看,好像我私闯民宅一样。我不客气地与她们对视,目送他们上了楼梯。这时,又噼里啪啦地从楼上传来拖鞋踢踏楼梯的声音。这的女生怎么都喜欢在上午洗澡,我心里嘀咕着。下来的人空着两手,散着长发,穿得绝对像去洗澡,竟然是琦琦。
“真的是你。”她抢先开了口。
“之前还有假冒的?”
“不只一个呢。”她诡笑了一下,“都中午了,以为你不来了哪。”
“我们就这样说话么?”
“等我几分钟。”说完又噼里啪啦地一溜烟上去了。
马上就传来下楼的脚步声,也太神速了吧。转过头,原来是刚才上楼的那两个女生,已经换了衣服背着背包往下走。我主动行注目礼,她们却加快脚步低着头从我身边过去了。正得意,琦琦也飘了下来。我不禁感叹她的办事效率,只用了4分半钟,上下五层楼换了一身衣服扎了辫子穿了袜子和鞋。
“没换人吧,也太快了。”
“一早就穿好衣服等你了。”她得意地笑了一下,接着刚才的话茬,“有两个找我的,都是我们班的男生,问系里竞赛的事。看着无望了,就又把衣服换了,准备好在床上看一天闲书了。”
“我也一早就起了,差3分钟还是没赶上9点的火车,只好坐10点多的。在北京站逛了一小时。”
“好事多磨。”她领着我往外走,“又有食欲了,走,带你吃饭去。”
于是在她的带领下,先后去了一个大食堂,两个小食堂。都又出来了。
“光看可饱不了。”我提醒她,主要是还没吃早饭哪,又闻了饭味儿。
“先带你看看我们这的风土人情。”
“我一来就看过了,到底管不管饭?”
“当然,我也要好好吃点。”
她一路说说笑笑,七挪八拐来到一家小馆,很清静,只有十几张小方桌。捡了张桌子坐下,一位大姐笑盈盈地迎上来,“琦琦来了,今天要什么?”
“这是老同学。”她答非所问,“那四个全要,还有凉芬达。”
“看来是贵客到了。”大姐应和着去了后厨。
“哇,真有架势,跟大小姐一样。”我伸出大拇指。
她得意地晃着脑袋,“大姐人很好,开着这个夫妻店,我很喜欢这里。”
四个菜一会就上来了,我们慢慢吃着聊着。确切的说是她兴意昂然地大说着大学的趣事,我不时插个嘴吃个不停。听到她说什么,英语四级只考了61分,六级却考了86分;想转系学数学又打消了念头,因为那里女生太少;班里男生打篮球赛,她是啦啦队长;老六初恋又失恋了,她们宿舍怎么合伙整治了那个男生让老六转悲为喜;最近在看余秋雨的散文集,却更喜欢林语堂的文字;见过一次高中语文老师,感叹找不到以前那种敬重的感觉了;现在更关心学分了,不再幻想三毛那样的生活... ...
直到日落西去,我们才从那家小店出来。她领我到男生宿舍,给我预订了一张空床。同学见是琦琦带来的,甚是热情,都拥过来问寒问暖,考诉我宿舍的大门随时为我敞开,今晚就不锁门了。乖乖,又不会一夜不归,我心里念道着。他们一起送我和琦琦出门,才跑回去抢鼠标键盘。
“本来要给你定招待所的。”她解释道,“都说夜里有鬼,宿舍里安全,就委屈一下吧。”
“哪里,我们宿舍还没电脑哪。”
“晚上想吃啥?”
“想一次撑死我,下次不用来了。”
“好,陪我减肥吧。”她笑,“我们去买零食。”
装了2包力芝饼干,两瓶芬达。她还不忘给我买了毛巾、牙刷和牙膏。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灯随之点亮。南大和天大彼此相邻,天大那边环境更好些,我们走了一圈,在一个小湖边坐下。湖面映着街灯,垂柳,信步的游人。我们就坐在那,享受着幽幽的宁静。微风擦过湖面迎面而来,很舒服,琦琦的头发被它轻轻撩起,又放下。
“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她淡淡地问,“你觉得我呢?”


Continued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7-17 8:50:02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6-27 10: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抹去的记忆

[ 2007-6-26 14:12:00 | By: Em ]
直到琦琦问话前,我已经溶在这夜色清风里,身心放松,思维也已经随着空气飘到无边的星空,却又像风筝一样被她收了回来。转过头,她正望着我,我重新打起精神,她表情很平静,但刚接触到她的目光就一下子陷进她深邃的双眸,几年前的影像飞快在脑海中自动放映。我感觉周围的灯光消失了,我们被一团黑暗笼罩着。
“你在我印象中,有点像三毛,无拘无束。又有点儿像精灵,独来独往。”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说的对,我后来就是很孤独。”
“其实大家应该是喜欢你的,是你... ..."
“自命清高吗?”她在我支支吾吾时接了过去,“我是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人受伤害。”
“受伤害的人。”我发觉自己真的太不关心其他人了,“小白肯定是的。”
“你还记得我们么?”她终于有了笑脸。
“当然了。谁都看得出你们俩是一对,下午放学了不去吃饭,净在教室里对诗,傻笑,呵呵。”我又不禁对自己的冷漠汗颜,其实对于他们俩,自始至终只记得这些。
“你知道小白的故事吗?”不知她有没有感到我的贫乏,自顾做着补充,“他是初中的标兵呢。家里条件比较艰苦,平常帮着妈妈干农活。别人在放暑假,他却忙着秋收夏种。即使这样,在班里学习积极主动,活泼向上,成绩更是有目共睹。所以,在全校大会上,校长亲自的表彰,号召同学们学习他勤奋、积极、好学的精神。我也被他影响和感动过。《作文选》里有他的范文,《语文报》上有他的诗歌。同学们都很敬佩他。”琦琦扬起头,一脸的幸福。是的,尽管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我也能体会到她的感受。
“其实,Emour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努力把这些忘了。”
这句话不是一个问句,我这里显然也没有答案。我惊愕地发现一滴泪从琦琦脸上滑落,马上又不觉得惊讶了,觉得很自然。“因为这些美好的事情,总引起你接下来悲伤的回忆。”
“不只你看到那些。”琦琦恢复了平静。她停了一下,问到,“你看到哪些?”
“当时班主任全老师极力拆散你们,后来小白转学到5中。”
“你觉得小白有能力转学吗?”
我怔住了,是啊,自己真是太笨了。
“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他不断威胁小白,要他退学。小白当然不肯,他就通过在他5中的同学拿到了调令。小白为了能继续上学,委屈求全。姓全的终于孤立了我。”
回想当时,正值花季的同学中早恋也好,交友也好,不乏其人。至多也就是谈话,警告这样的轻微处分。班主任全老师已有妻儿,师生中传闻他与一女老师是是非非。这件原本平常的事情他为何如此用心良苦,我终于有所顿悟,回想当初班里凡是与异性交往的同学无不恨之入骨,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
“全老师有不轨企图。”我说出了想到的答案。
“老师?!”琦琦语气异常平静,“快别玷污了这两个字,龌龊用在他身上都太轻了。一开始谈话就污言秽语,言语威胁还图谋不轨,如果不是有同学恰好进办公室,大白天他就要动手脚,被我当场痛骂。于是他就记恨在心,疯狂报复。2年多我一直在斗智斗勇,始终没让他占了上风。他后来丧心病狂地把手伸向身在5中的小白,无辜的小白最终坚持不住,在高二被迫退学,他的前途就这样被毁了。”
我沉默无语。
“你还记得女生谁在教室里哭过吗?”她看着我问。
“小丽哭过,还有宝宝、小帅、非儿。总见你笑,没见过你哭。”
“非儿最可怜,只有她不是因为找朋友,只是因为总和我在一起,就同样受到牵连。从此以后,我就有意与同学们保持距离。非儿他哥是河东一霸,有天上晚自习,他找到姓全的直接就是4个大嘴巴。打那以后他都不敢看非儿,可对其他女生一点也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这么一个败类居然还能在校教书这么多年,没人告发吗?”
“他很阴险。平日里根本看不出,又很会打点校领导。而且他都在放学、晚自习的时候单独找人谈话,留不下证据。还有他一直没有翻船是因为没干出丧尽天良的事情,即使如此,被他的脏手碰到也够恶心一辈子的。”
“这么说他脸上的几次伤都是被人打的了。”我回想起当年,不觉也开始咬牙切齿。
“迟早会有报应在他身上。”
“没错!他迟早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我看着琦琦,感觉到周围的街灯又亮了起来,取走了笼着我们的黑雾,虽然还有些幽暗,但是能够清晰照亮她的脸庞,“我很佩服你,把这些都抛掉吧。”
“从刚才的前一秒,我已经把它抛掉了。”她笑着,“你帮我抹去了记忆。”
“哈哈。”我也笑了,“我能么?为什么选我?”
“你告诉我还能选谁?”琦琦真是狡猾,“大概我开天目了吧。”
“我猜是因为我最没有沾花惹草,历史最清白。”
“嘻嘻,差不多吧。”她朝我点点头,“换个词吧,是因为你最没有私心杂念。”
“你确定吗?”
“我们是三年的同学呢,我相信自己。”
Continued.
发表于 2007-6-27 12: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ing!

好戏开始了!

发表于 2007-6-29 00: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几箱信,在来大学之前锁起来了,锁不住回忆.

发表于 2007-6-29 12: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搬个板凳过来了,继续。。。。

让人有些回忆1997年的那次初恋。。。

十年。。。

 

[em05][em01]
 楼主| 发表于 2007-7-5 09: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事(1)

[ 2007-7-3 14:19:00 | By: Em ]
“呵呵,对,私心杂念,我没有。”我一下笑不出了,“难道,你不想问问原因吗?”
“青春期错后了呗!”琦琦依然保持着好心情,我们俩一起笑。她忽然心有灵犀似的认真起来,“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我的心一直被占据着。”确实,那莫明的情感,多年来挥之不去。
“可是,你知道么Emour,三年来,我没有发现你跟哪个女孩有联系。我对恋情的感觉是很敏锐的,可是你的眼神是空空的,发现不到什么。”
“是的,我没做过什么。我不和女孩联系,是因为我有女朋友,而且,只有她才是我愿意接触的女孩。”
“是你的初恋吗?”
“不是,有关系。我当时还不懂什么是初恋,是她先闯进来的。”
“我们就是比你们成熟早。”她认真地看着我,“我想听。”
“说来话长,你今夜不要睡觉了吗?”
琦琦用坚持的眼神回答了我,我便接着说:
她叫叶蓓,与我同年,大我2个月。那时我刚升初中,街头巷尾摆满了台球桌。在国外酒吧中的台球,却在中国的街头遍地开花。志强是我的伙伴,我们是发小,他是极不安分的小子。他马上就对台球着了迷,每天上下学的话题都变成了台球。
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志强催着我骑车往家飞奔。
‘慢点,急着赶死呀你。’
‘快呀,不然没地儿了,我带你去打台球去。’
‘去哪呀?跟谁?’那时打台球的,都是长头发,叼烟卷的古惑仔们,我这种乖孩子虽然也对台球好奇,但一直敬而远之。
‘嗨,没事。是叶蓓家,他们家刚开了一个小台球厅,就在小学边,都是一大帮学生在那。快呀!’
叶蓓,我认识她。因为我上学早,她比我小一年级,就在我妈教的那班。她家就在我们中心小学旁边,一直开着一间小卖部,离志强家也很近,只隔了一条街。她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全校都知道她的大名,倒不是因为学习成绩,而是因为她一个活跃分子,换句话说是学校里的霸王花。下课了,随便就去校长办公室串个门儿,喝杯茶。在学生里自然威望很高,身边时常簇拥着几个小霸王花。女生敬畏,男生仰慕,风光得不得了。
一转眼就到了,平常30分钟的路程只用了不到20分钟。志强冲在前面,撞开门叫着‘我来了!’
呵,里面果然热闹,每张球桌都围了个水泄不通,都是学生。打球的嚷着‘让让,碍事了!’,看球的叫着‘真臭,该我了吧!’,一时间人声鼎沸。我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了,加上刚猛蹬自行车,脸上烫烫的。
志强已经从大军手里抢过一根球杆,把一个球干净利索地收入袋中,呲着牙一乐。第二个球却打偏了,他边叫着‘壳粉给我’边挠脑袋。我扒着桌沿看着入神。
人渐渐地少了,我的体温也降到37度上下。无意间一扭头,看见门口大大的一张藤椅,一个人蜷在里面,双手捧着一个茶杯在嘴边,眼神发散着,不知望在哪里。
学生们大都按时回家了,这边只剩下志强一个人。‘来呀,拿杆。’他朝我招呼着。
‘我没打过,不会。’
‘哎呀没事,两下就会了,我才打过10几次,就快无敌了!'其实我知道,他赢球主要靠赖皮。我拿起一根杆,笨笨地尝试着。虽然悟性还可以,但因为是第一次打台球,失误连连。志强终于耐不住性子,‘Emour,明天我再教你啊,你再看看。叶蓓,过来!堵一杆呀!’他朝着藤椅大喊。
她在藤椅里直起身,伸出一双光脚踢上拖鞋,边走边说,‘算了吧,怕你输光了回不了家。姑娘我还是给你上一课吧。’叶蓓走到近前,看到我很意外,‘Emour你来啦。’她打个招呼,伏下身去开球。我这才注意到她竟烫着头,还带着一对亮晶晶的耳环,标致的小圆脸。现在想想,难怪当时男生都峰拥去她家打球,把积攒的零花钱和骗家长的钱都扔在那,八成是冲她去的,一成是凑热闹的,还有一成两者都有。
志强又没打进去,刚要耍赖想重打,叶蓓用杆一指,‘想干吗,打完了靠边。’说罢啪啪啪,一挥而就,把剩下的5个球都进了。她直起身,把杆一横,不屑地瞟了志强一眼,把头转向我,‘Emour,陪我打一局。’看着旁边下巴都快要掉下来地志强,暗自庆幸他幸亏没有赌什么。
她熟练地摆好球,示意我开杆。我开始很紧张,手心里湿漉漉的,她还总是嘻嘻哈哈的笑,又赶紧说‘不是笑你’。注意到我总是打不准中袋球,她给我做示范,我再打时,她干脆从后面握住我的手,轻轻的伏在我背上,帮我打。我集中精神还是没有打进,志强在旁边一阵大笑,‘哈哈,你也有失手的的时候,哈哈!你也来教教我吧,我中袋也不行。’
叶蓓放下我就追过去打他,‘用你多嘴,不服呀你。’
又打了两局,她显露出满意的神色,‘嗯,还行。不光学习好,玩也学得挺快的吗。’‘谢谢啊,你打的真棒。台球还是挺好玩的。’
‘那是呀,明儿还来啊。’
‘Emour,该回家了吧,都7点多了。’志强揉着肚子,‘我都饿了,有话明儿接着说。’
‘回家晚了任老师该批评了吧。’她也跟着说。
也是,我每天6点左右就到家了,今天已经晚了1个多小时。赶紧从兜里掏出10元钱伸到叶蓓面前,‘给你钱。’她一脸迷惑看看我又看看钱,又扭头看看志强。
‘快走吧,你都把人家给吓着了。’志强拉起我就走。
‘不要钱吗?’我明明看见每个人走时都给她钱,而且,人家做生意我要付费天经地义。
‘跟着我就不要钱。’志强搂着我肩膀,得意地大步往外走,‘快把钱收起来,要不给我。’
我抢在他碰到之前把钱塞进裤兜,回头望去,叶蓓笑眯眯朝我们做着鬼脸,伸出手朝我挥了挥。


Continued.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7-19 10:03:52编辑过]
发表于 2007-7-5 10: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07-7-17 08: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事(2)

[ 2007-7-13 14:30:00 | By: Em ]

“Emour,叶蓓一定就是你的开始了。”琦琦趁我停顿的时候,终于有机会说话。
“没错,她是我的开始,却不是最后的结束。”我喝了口水。
“哈哈,没想到你还挺走桃花运,当初的时候,啊!”
“对。你发现没,现在又开始了... ...”
“开始什么?”她脑子还在我的故事里,等反应过来故意板起脸,“Emour,严肃点,我们聊天哪,别跑题。我似桃花那倒没错,这运让不让你走还不一定呢。别扯了,我想接着听完。”
我又喝口水,便接着讲:
从那以后,我真的喜欢上台球了,差不多每天放学都去打1个小时,而且绝对是为打球去的,这点我敢向毛主席保证。叶蓓还是不收我们钱,慢慢地大伙都注意到我。志强和他们家从小就来往密切,不收钱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我也受此优待让他们就让他们很是嫉妒。
一个月下来,同学们对我的关注点已经转移到我的球技上。因为除了两个人,其余同学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当我打球时,周围都是赞叹的目光,时不时还有叫好声。那两个我没把握赢的,一个是叶蓓,一个是华子。
一天下午放学,我和志强飙自行车飞奔鑫源,鑫源是叶蓓家台球厅的名字。刚到胡同口,见一帮人往外走,其中一个朝我们叫:‘今儿停电,打不了球了。’‘他奶奶的,停电也不看看时候。’志强一脸的不满。可里面吆五喝六的好不热闹,志强又来了精神,拉起我就往里走,‘走,瞧瞧去。’
鑫源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好样的!’‘加油啊!’‘让开,我来!’嚷成一片。志强拉着我一路冲杀进去,人群中叶蓓正红着脸跟一个男生掰手腕,在一片加油声中,叶蓓一使劲将其搬倒。顿时响起一阵嘘声、笑声。她也像体操运动员一样,举起胜利的双手又蹦又跳又叫‘下一个’。我一下被人推了过去,差点撞到叶蓓身上。她见有人上来,敏捷地转过身来,一见是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Emour,你行么?这里人都不行了!’本来是要退却的,见她这么挑衅,我的自尊心涌了上来,整整衣襟挺胸迎战。擂台就是并排放着的两辆自行车,车座就是支点。她已经摆好架势,伸直五指,我一下抓住她的手,等着裁判叫开始。
从来没有这么近看叶蓓,长圆的脸很精致,双眉细长,乌溜溜的大眼睛,鼻尖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咬着嘴唇。‘预备,开始!’大力一声令下,我们同时发力。她的爆发力很强,我差点就倒了下去。‘决不能输’我心里恨劲儿念着,全力搬了回来。我俩势均力敌,没想到她一个女孩这么大劲儿,也许因为当时我也很瘦弱,半天相持不下。开始大家都在喊加油,渐渐声音消失了,不知谁大声嚷了一句,‘舍不得放开了吧!’周围又响起一片起哄声。我这才下意识感觉到握在手里是叶蓓的手,一个小魔女的手,白白的,软软的。又意识到长大以后还没有碰过女孩的手,而现在紧紧抓着的,虽然有些男孩儿子气可就是一个漂亮女孩的手。我脸上开始发热,偷偷看看周围注视的目光的,再瞟一眼毫无顾忌盯着我咬牙使劲的叶蓓。她趁我一走神,伸出左手搭上来,双手合力一下轻轻松松搬倒了我。她在众人的喝彩中又开始庆祝胜利了,我暗自庆幸每人发现我的尴尬。这时志强嬉皮笑脸凑过来小声说,‘刚才脸红什么?’‘用力呀,她劲儿好大,我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不对吧,怎么又白了?’志强一脸坏笑。我朝他挥挥拳头,‘别胡说,我可什么都没想。’这时我才看到手背上有4个被叶蓓指甲抓的深深的痕迹,手心里也全是混合在一起的汗水,感觉像捡到一个宝贝又不想让别人看见,赶快把右手藏了起来。
反正也打不了球了,我跟志强到他家写作业。先写完了,志强要我给他讲讲他半天没做出来的一道题,我直接把作业本扔给他,‘自己看去。’他便拿去看了会儿,直接抄了上去。阿姨给我们洗了桃,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洗了,挑了个软的开始大吃。
差不多快7点了,我向阿姨谢绝晚餐出门回家,如果没事先跟父母请假,我都会按时回家的。路过鑫源东西向的胡同,隐约听见有人叫Emour,声音细细的。我转过头,夕阳正好落在胡同口上,把金色的余晖泻满整条胡同,很亮但不刺眼。叶蓓面向我飘在那光里,身边笼着一环光晕,好像仙女一样。她已经换取了短裤短衫,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强光或明或暗透过她的裙子,朦胧映着她身体的的轮廓。我停了下来,下了自行车。‘Emour,你过来呀。’是她在叫,我不由自主乎乎悠悠就过去了。来到近前,叶蓓明显已经梳洗过,卷卷的短发用卡子别在耳后,微笑着像个天使。她把右手伸到我眼前说,‘看看你给我攥的。’我一看乐了,她白白的手背上有几条清晰的红手印。‘我也有啊。’我也伸出手给她看。她也‘咯咯’笑了。
一会儿停住笑,她歪着头看着我,又伸出手,说:‘Emour,你不想再拉一次我的手吗?’
‘天哪,我什么时候拉过她的手了!’我心里叫着,手却不由自主伸了出去。


Continued.

 楼主| 发表于 2007-7-17 13: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亲爱的家人们,即使是潜水,也要冒泡啊!

期待与你的交流... ...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