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息谷-管理人的网上家园

[原创]十年前的信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7-5-29 17: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mour 于 2018-11-19 18:10 编辑

我们活在现在还是活在过去?
脑子动了一遍停住,答案是过去。
我有一小箱10年前的信,都是在大学时收到的,高中班长写来的,差不多每周一封,持续1年多,厚厚的一大摞。
说起来谁都不信,高中三年,我和班长没什么交集。她对我的描述就是:穿着与消瘦身形极不相称的肥大红色运动裤在操场上打篮球。我对她的印象就是:古怪精灵,写神经质的现代诗,常常站在操场边发呆。她在高二时被撤职了,同时有一个叫“小白”的男生转校了。我这时才集中听见这样那样关于她俩的种种story,不由得奇怪发生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事怎么自己竟浑然不觉。想想那时对实事确实很冷默,事不关己吗。只是对小白这位弟兄从心底生出些惋惜,毕竟考到这个市重点高中的人都会对未来有一个美好的憧憬,却因为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翻了船。况且,高一军训时小白就排在我前面,踢正步时我正经踩掉他的鞋不下3次,也算正式打过交道。而对于班长,除了交班费书费,好像没有再近距离的接触了。
说起来,第一封信还是从我开始。首先声明:我写信的目的是为了问她大一搞不搞同学聚会。她毕竟是老班长吗,跟班上的大部分男生女生混的应该还算过得去。我是一个在男生里混得很开的老好人,串联于三个男生宿舍之间,如鱼得水,只是跟女生交往甚少。那时我们哥几个吃喝不分,穿同一款式的上衣。大学让哥几个纷飞天涯,离开半年甚是想念,于是乎极其期盼能在寒假见上一面,喝点小酒,聊上半晌。就这样想起了老班长,几番周折从一个男生那寻到她的地址邮编,起草了只有一页的一封短信,询问何时何地是否组织同学聚会云云,买了张徽派民居的邮票贴上去,轻轻投进教学楼门口标有“外埠”的邮箱,天天盼着回信。

第一次回信
三天过去了,我每天都早、中、晚一天三次到传达室看。后来跟同学杰杰出门买杂志,传达室的大爷老远就冲出门冲我挥手:“还没来哪啊!”我也忙举手回应:“谢您啦!”弄得杰杰丈二和尚的一整天。
打那以后,杰杰每天都抢在我前面闯传达室,一天不下9次。因为通过半年的群居生活,我们427宿舍的5个兄弟一致认为我是我们家捡来的,一个月也不打个电话,更别说给谁写信了。这倒也好,我倒省了大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五天第三节课间,杰杰像阿童木一样从教室前门飞到坐在倒数第三排的我面前,手里攥着一个白色的信封,脸上兴奋得像打了吗啡,“终于到了,你小子说,值多少钱?”427另4个兄弟瞬间也峰拥而至,看来早有预谋。
杰杰额上沁出的汗珠在不断增大,很快在地球引力作用下滚落下来,汇合下面的大珠子,肆意流淌。我抬手给他擦了一把,不禁好笑,“要不我自己拆,要不你拆了念给我。”
那5个像泄气的皮球,他们想象的我会立刻来抢这封信,因为抢不过来而噙着激动的泪花,翻出身上所有的纸币加硬币,甚至退下手表来换它的情景根本没有出现,甚至剪辑过的镜头都没有。他们想当然的认为这封陌生人的来信对于一个看似无亲无故的人所梦寐以求的,是何等的期待和珍贵。只有杰杰还呆在这,其它几位已经咬着牙各自散去了,他刚要把信丢给我,又抽回去把信封撕开,取出信纸摆出要大声朗读的架势,“算你恨,自己读吧。哼!”说罢把信一起丢给在桌上,狠狠地上厕所去了。
其实,我还是很期待的,一直盼望着能早点知道寒假聚会的消息。尽管上课铃响了,还是决定先把信看完。
信只有一页纸,还是从笔记本里拆下来的,全文如下:
看到你的信很意外。
忘了先问“你好”啦,嘻嘻...
从没想过什么聚会的事,现在更没有这个心境。你可以问问德丽。
谢谢你还记得“班长”,只是我不想忆起。
毕业后很少跟同学联系,只有三两人通信。帮不上你了。
北京天气怎么样?
没听清老师都讲些什么,窗外麻雀唱得甚欢。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下课了,跟邻桌借了个信封。
祝你顺利!

看完第一感觉:浪费纸张;第二感觉:浪费时间,还不如听我的课呢。重要的是没看到我想要的好消息,看信前幻想的充满喜悦的大肥皂泡一下破了,化作一大团凉水从头顶倾斜下来。

第二次回信
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我动用仅有的4个同学的通信地址,采取传销的传播方式发布寒假聚会的号召。嘿嘿,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陆续收到24位同学的确认回复,自然少不了我那几个铁杆。看来大家都是很念旧情的。我老爸得知是我召集的,严重给面子,直接在他熟悉的招待所里订了三桌饭,独家赞助,只是不提供白酒。对于我们这些穷书生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当然,在放假之前我也给琦琦老班长寄了封信,通知她同学聚会的时间、地点、人物。可她那天并没有出现。最后酒足饭饱心满意足散席时有人问“琦琦怎没来”时,我也四下里寻一遍回答,“我怎么知道。”忽的一下子心里很不爽,但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好像是因为热脸贴上了凉屁股。
假期过得太快,转眼又坐在药理、解剖的课堂上疯狂记笔记了,很是奇怪老师用粉笔写字总是比我用圆珠笔快。下午自习课时,团支书抱着满怀的报纸信封进来了,积攒了一寒假的东西,她路过我身边时竟也丢了一封信给我。一看地址,是琦琦寄来的。难道时空翻转了,这才开学第二天,她怎么会这么积极。信封很正式,还是个首日封,里面有两页纸,文字如下:
Mr. Emour:
开学了我才收到你的信,否则肯定会参加聚会的。
我们宿舍的老六放假前拿到信夹在书里,却忘记给我,她很知错,已经帮我打饭去了,留我在这里给你写信。
听大志说聚会去了好多人,应该很是热闹的。
不提啦,愈加觉得可惜了。
寒假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姥姥家,那里感觉更亲切,从小都是姥姥把我带大的。还有小时的玩伴,有一个大我些的,竟已经嫁人了,感觉有点害怕,自己将来也一定要嫁人吗?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回到现在吧。
开学后发现校内建了局域网,可以坐在宿舍里聊天玩游戏了。实在闲的慌时我也在里面装神弄鬼地打发时间,我可是俄罗斯方块高手哩,呵呵。
昨天女生宿舍发生了的恐怖的事情,一个变态在晚上爬上一楼一间宿舍的窗台,做一些下流的动作,被及时赶来的保卫扭送派出所了。幸好我住在5楼,那间宿舍一个女生哭着要换宿舍。
这学期我们自动化系的课和计算机系的大都在一起上,偌大一个阶梯教室挤着200人,我打算只坐最后一排,方便11:45从后门溜去食堂,免得12点下课时被踩到,还有可能买不到好吃的炸丸子。
本校食堂大师傅很对我得胃口,最最平常的烧饼,这里的都回味无穷,最多一次吃了5个,吓得老四把她剩下的半个都给了我,问“你去哪了?多久没吃东西了?”
老六终于把饭呈上来了,抓个烧饼边啃边写。
我在宿舍排行老四,老六在家里也是老疙瘩,才刚18岁,是杭州人。看到在写她,就像猫咪一样蹭过来让我带她问你好。老大是名副其实的老大,来自冰城哈尔滨,直人快语,我们宿舍都她照着,每人敢动。老二老三最招眼,是双胞胎姊妹,坐在一起我们都要仔细分辨一会儿。为避免经常认错,宿舍表决通过要她们不能同时穿一样的衣服,洗澡时就没办法了。老五最有才,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最看不惯我在宿舍里猫着不上晚自习,要求我每天晚上陪她一起去教室,一起回宿舍。其实她胆子最小,晚上给她壮胆是真。她又在催我快吃了。


不小心把烧饼掉了上去,油了一块,字写不上去了
我要赶快把饭填下肚,陪老五饭后百步走了,对于我来说是。
祝顺!
琦琦
发表于 2007-5-30 15: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目的很好,内容一般,精神可嘉。
发表于 2007-5-31 02: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博客就是用来记录自己的生活,这样的东西就很好

发表于 2007-5-31 1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里还有一书包跟同学的信,算算日子没有十年,不过也快了,已经八年了,这些信是我无论在什么地方工作无论怎么搬家都要带在身边的,总是在深夜睡不着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看着那些发黄的信纸,幼稚的调侃,很让我怀念!

比起现在的电子邮件我更喜欢信,熟悉的字体,亲切的问候和调侃,都不是冷冰冰的电脑能代替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6 12:45:56编辑过]
发表于 2007-5-31 11: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感觉,搬板凳去.....
发表于 2007-5-31 13: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手写

QUOTE:
以下是引用小猪_冲啊在2007-5-31 11:06:00的发言:

我这里还有一书包信是上学时跟同学的信,算算日子没有十年,不过也快了,已经八年了,这些信是我无论在什么地方工作无论怎么搬家都要带在身边的,总是在深夜睡不着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看着那些发黄的信纸,幼稚的调侃,很让我怀念!

比起现在的电子邮件我更喜欢信,熟悉的字体,亲切的问候和调侃,都不是冷冰冰的电脑能代替的


我也喜欢手写的东西。朋友的书信,包括上课时的小纸条,我都存着。可能当时并不是有意保存的,只是觉得有意思或是让我挺感触的,日子久了没有丢,然后现在就固定的保存了。

回忆真是一种幸福!

所以现在很感谢当初老师要求写日记,这个习惯虽然现在间断了,但是随笔还是偶尔会写的。

特喜欢在阴雨的天气,一个人在家里把这些宝贝都淘出来,一张张的看,一点点的回忆。

此中滋味,非同类所能体味呀!

楼主的信件,啥时可以continue?

发表于 2007-6-6 11: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件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尽管每天手机都能收到许多短信,但总感觉少了许多实在。

 楼主| 发表于 2007-6-8 13: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楼上几位家人久等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感谢各位的光临,有时间再来坐坐。

我的回信

[ 01/06/2007 16:26:00 | By: Em ]
实在不适应她这种断断续续的叙事方式,居然还是我们这一届公认的才女。
但有一点产生了共鸣:我也是在姥姥家长大的,留下了许多挥之不去的温馨,尽管姥姥已辞世多年,仍毫不退色,大多好习惯都是受她的影响。人是一种感性动物,我的思绪自由地飘着,浑然不觉是在教室,已经看到姥姥坐在门前的大槐树下乘凉,笑盈盈地望着旁边用馒头喂蚂蚁的小男孩··· ···
叮呤呤,下课铃把我拉回当前的时空,发现手里擎着的药理书是如此的陌生。干脆收起书本,取出信纸,写信:
Mrs. Q:
       不知者不怪。不过确实有同学还问起你,比如大钊,宏旺他们,下次别再错过了。
       既然没来成,就向你通报一下新闻:石岩追随德丽,一同考到大连,虽然不是一所大学,据说离得不远,石岩经常去到德丽那吃晚饭,还说那里的伙食更好。其实你也知道,离得再远饭再难吃石岩也会去,高中时就这样了,无论德丽多臊眉耷眼他都紧追不舍;慧娟、兴波、亮子三个都考上科大,在报到时发现竟又被分在一个班,继续4年的同窗之缘;津津也在北京,在北医学儿科,还是那样爱笑不爱说;李颖变化真大,漂亮得我都认不出了。坐在一桌上刚开始都不敢正眼看,还以为是哪位带来的。后来胡乱敬酒,她一坏笑我就认出来了,骨子里还是那样。害的我出几身冷汗;高三时转校的小刚,已经在一所小学里任教了,不知他的学生们是喜是忧;大钊在南京,像他高中卖水晶一样,大学没耽误做生意,卖盗版光盘,他说批光盘那几大屋子货架随便挑,论斤结帐;宏旺说话还是抑扬顿挫的有增无减,我远远躲着装听不见;海峰那天最帅,一身军装,石家庄陆军学院,未来的首长,那劲儿头,别提啦。
       ... ...,听得心里痒了吧?
       介绍一下我们427宿舍:6男0女(一楼有研究生宿舍,带女眷)。除了我都是北京的,我还在二班,仍旧睡在靠窗左侧的上铺(高中也是)。下铺是三班的,按照本校的排序,他应该是三班男生入学成绩排名第一。刚开始每天早上6:30准时叫我起床出去跑步,告诫我不要向那些懒惰、消极、庸俗的靠近,要时刻激励自己勤奋、积极、先进地面对人生。两周后他就不叫我了。不到一个月他也不再跑步了。后来三班一男生因为在宿舍盗窃被开除了,他就搬了过去,仍旧出淤泥而不染的与大伙区别开。现在我的下铺是甲烷,会弹吉他却总唱走调,烟鬼一个,DB(都宝香烟)不离身。我对面是大山,典型的北京公子,精通所有体育时尚,对足球篮球羽毛球颇有研究,操着京腔口若悬河,一时间云山雾罩,口水四溅。尤其对电脑也很是精通,但只限于游戏。各种篮球杂志、电脑杂志我们几个从没买过,他那里应有尽有。大山下铺是杰杰,我们的班长。我第一个认识的同学就是他,大学报到他在校门口迎接新生,一直领我到宿舍,第一印象不错。时间证明他确实太适合做班长了,为人和善,大公无私。脸白白的,留分头戴眼镜,长得就是个班长样儿。而且,在高中就已经是中共正式党员了!杰杰的对头是洋洋,胖胖的,戴个眼镜总装深沉,可一有他感兴趣的话题出现就滔滔不绝,泛滥着他的机智和幽默。他吃饭最快,而且什么饭食都被他吃得香喷喷的,完了还有一个响响的饱嗝。洋洋上面是侯,我们就叫他猴儿。长得酷酷的,高个大方脸,但全是假相。几次被女生用吊死鬼(槐树上会吐丝的绿色虫子)吓跑,经常在宿舍里撒娇。受他的影响,我也喜欢上了小漫画书。漫画中的美少女他几笔就浮在纸上。唯一表现与外形名苻其实是在游戏厅里,他的拳皇鲜有对手,只是在横扫所有挑战者之后,随着V形手势脸上绽开的傻笑,又暴露了本色。
        这学期我们开始上解剖了。人的头颅里有一块骨头叫蝶骨,顾名思义,长得就像一只展翅的蝴蝶,用来做发卡应该回头率很高。
        好了,下次别把烧饼渣掉纸上了。
       致,
                                                             礼!
                                                                                                                                           Emour
 
我在小卖部买了一版徽派民居的邮票,一打信封,把刚写的信趁热乎投进了邮箱,觉得很满足。
Continued
发表于 2007-6-8 16: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聊聊家常,说说小事,爱情会在潜移默化中诞生的......

期待ing......

 楼主| 发表于 2007-6-13 17: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约见

[ 2007-6-12 15:11:00 | By: Em ]
这学期不得不每天早起跑步了。每个人都收到一张早勤卡,7点-7点半有专人在校园东门负责盖章,还有体育组的老师在现场监督。如果每月平均盖章少于20个,本学期体育成绩为不及格!此事引起了全校同学极大重视,大伙使出浑身解术,各显神通:有的让别人带着盖的,有一早上咬牙跑两圈盖俩章第二天猛睡得,有贿赂盖章同学晚上一口气盖10个章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体育组很快就改变了战术:1、一周五天用五组章,分别为早勤一、二、三、四、五。2、负责盖章的人员由老师在各班级选定,每天3人轮换。一时间,每天早上学校东墙外的胡同里浩浩荡荡拥着两千男男女女,可乐坏了那些卖早点的小摊,从来不知道这学校有着么多人。当然,像我们少数几个头脑灵活交际广泛的照样睡懒觉。拿章的人多了,我们更容易找到内线,事先在盖章的空格上做好标记,周一出去一次把该盖早勤一的位置盖满,依此类推,我们每月只需早起5天即可。有几个人更绝,集资到外面刻了五个章,字体大小都一模一样,自以为从此高枕无忧了,一天都不用早起了。月末上交时因为买的印泥颜色偏紫而集体落马,从此每天早上他们都在老师的看护下在大操场上跑圈。
琦琦如期回信了,信封里有一打硬硬的,好像是照片。一阵窃喜急后忙打开来看,却是一套世界名画的明信片,有泉、浴女呀这些,都是画女性的,难道要给我进行素质教育?信是一张8开的大纸,赶紧展开来看:

Mr. Emour:
       读你的信很过瘾,一下知道了许多事情,尤其是“蝶骨”。
       李颖本来就是个美女胚子,你真那么紧张?爱美之心人皆有,见得多了就免疫了。我自知不是美女,只好送些美女图片给你啦,嘻嘻。
       说到骨头还真有事请教了。我的脖子最近肯定出了问题,看书时间长了就沉沉的,头也发晕。周末还去医院看了,照了一张片子,医生说我的颈椎不正,建议我降低枕头,多做活动。未来的医生,有没有更好的妙方?是不是和我喜欢躺着看书有关?总是先在床边放个椅子,摆满零食,泡一杯清茶,抱着喜欢的书卧在床里半日。看来要改习惯了。
       你宿舍那几个我们老六都评论了一番,总之,她都挑出一堆毛病。是不是你有意隐藏了人家的优点?
       最近有个男孩追我,是老五发现的。她说那个男生是历史系的,这几天总尾随着我们,吃饭呀,晚自习呀都是。我惊讶她怎么知道,她说哪里还有我这么傻的。又问怎么肯定追的是我不是她,她说是第六感。昨天去晚自习,老五老远就小声报告,他在前边等着呢。我瞪大眼睛四下里寻了2遍,只见到来来去去的芸芸众生。老五用眼神指向30米开外的一棵松树,说站在树后的就是。定睛望去,确实站着两条腿,和朦胧的上身。I 服了U,顿时对老五肃然起敬。她自然得意起来,叮嘱我验证他追谁的方法:要装作若无其事,一会儿路过松树时分别看他一眼,看对谁的目光有反应。照章施法,到近前时老五很正式地侧过脸行个注目礼,他竟然装没看见;我也毫不怠慢紧跟一眸,目光相对的刹那他却往后退了一步。前行一段老五窃笑道,“看见没,刚才还尤抱琵琶半遮面呢。现在,准在后面跟着呢。”借和同学打招呼用余光瞟了一下,果然跟在后面七步远。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领着老五走教学楼东侧的小门,这里绕远,晚上没人走。一进门我就拉着老五闪在门后,她刚要发问就被我一把捂住,只能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听着脚步声渐进,看着一个黑影进了门,我猛地跳出来在来人面前。来人自然被吓了一跳,当看清那人竟是班主任时我也被吓着了。趁老师还没缓过神来,拉起怔在现场的老五就跑,边回头说,:对不起,搞错啦!”一路上老五笑得快虚脱了。一进教室,老五立刻丢个眼色,那小子竟已坐在我俩占的座位后面的位置上看书呢。一不做,二不休,绝不能放过他。我撇开老五,径直走过去坐到他旁边,字正腔圆地问:“是在等我吗?”显然他毫无防备,当时窘得一塌糊涂,脸色刷地通红,拿笔的手抖个不停。他避开我的目光,用双手扶住颤抖的笔,终于鼓足勇气对我点点头,“我想和你... ...”“做朋友是吗?”我抢过话,“你,不行。别再跟了”说完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回到老五身边。老五张大嘴巴看看我,又回头看看他说,“你把人家孩子给吓着了吧。”我只管
得意地扭着脖子。一会儿,后面唏唏嗦嗦地在收拾东西。再一转眼,那张桌子已经空了。
        这么做不是要故意清高或戏弄谁,而是真的没有这个心境。小白那件事,始终留个阴影。你能明白的。如果无意伤害到他,一定会郑重道歉。或者,我根本就是在自做多情。
        这个周末我不打算回家了,如果你也是,来找我吧。
        你开头的那个“Q”,是不是有点...暧昧?^_^,开玩笑的。
 
                                                                                                                                             琦琦

Continued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