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息谷-管理人的网上家园

[传递书] 对于【孙武兵法】第一篇“计”的新解

[复制链接] 3
回复
3332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10-25 20:28:2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鬼谷神圣 于 2018-10-25 20:46 编辑

                                               对于【孙武兵法】第一篇“计”的新解
【天下兵道,启圆以计也】。兵者(1)!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者,规也,天物兴之律象也;道者,理也,万事现之皦数也;道者,法也,解疑定寸之方也;道者,路也,治国牧民之策也,噫嘻!阴阳,天道也,方略,国道也,事物现道,排疑解道也;治国,向道也;治兵,伐道也,噫嘻!道可道也,非常人可道也,故道可道,仁义德道、道中道。故兵者,国之大计也,死生存亡之道者也,兵者,智道也,解危解难之谋者也。兵者,交道也,结盟造势以惧敌者也。兵者,势道也,形大势威以恐敌者也。兵者,诡道也,真真假假以乱敌而反常理之道者也。兵者,服道也,以情而取服法者也。兵者,战道也,一勇一速,一正一奇而致敌者也。兵者,谍道也,秘取全真而惑敌之道也。兵者,变道也。变善变实之道者也。兵者,令道也,有律严命之道者也。兵者,角三之道也,角三战一而全灭之道也。十一道之用,非一失之。失之失之兮,【得】丕亡矣。 故道中有四存、五有,四存者,道中存理、道中存德、道中存仁、道中存义,五有者,道中有道、道中有名、道中有交、道中有赏罚、道中有兵,夫兵者,无法之法也。士卒需从将令、将帅必从君命、君命需合四存五有之道,反之有败而无胜算也。(2)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若欲知国之情善者,内根和同也。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与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3)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也。故《军政》之“同行”曰“立于不败之政者,国之和同。立于不败之地者,三军和同。和同行,行应曰:天下无有胜于得道之军也”此言中道也。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4).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5)。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6)。将者,智、信、仁、勇、严也(7)。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8)。古之善用兵者;有战先察、察之以索其情,情之以效、效之以“计”;故知胜之道者;计情有七;一曰,主孰有道、二曰将孰有能、三曰,天地孰得、四曰,法令孰行、五曰,兵众孰强,六曰,士卒孰练,七曰,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9)。
   凡带甲数十万,民有余粮弗得食也,有余财而弗得用也,之所以居兵多而用兵少也,居者有余而用者不足。带甲数十万,千千而出,千千而入之以万万以遗我。所谓善战者,善翦断之,如云会捝者也。能分人之兵,能按人之兵,则锱铢而有余。不能分人之兵,不能按人之兵,则数倍而不足。众者胜乎?则投算而战耳。富者胜乎?则量粟而战耳。兵利甲坚者胜乎?则胜易知矣。故富未居安也,贫未居危也;众未居胜也,少未居分也。客顺之,是以佚使劳也,三军之士可使毕失其志,则胜可得而据也。是以按左抶右,右败而左弗能救;按右抶左,左败而右弗能救。是以兵坐而不起,避而不用,近者少而不足用,远者疏而不能亲以决胜败安危者,道也。敌人众,能使之分离而不相救也,受敌者不得相顾、以为援,地形险扼不得以为固,甲坚兵利不得以为其强,士有勇力不得以卫其将,则胜有道矣。故明主、知道之将必先计可有功于未战之前、故不失有之功于已战之后,故兵出而有功,入而不伤,则明于兵者也(10)。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所以亩大税小、义大亲小,为有道也;亩小税大、亲大义小为无道也,故以有道伐无道,虽败必胜;以无道伐有道,虽胜必败,为主为将者,不可不修、不可不知、不可不察也。空行其节,不费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空大、天大、地大、谋大费小,屈人之兵于不战也,善者也;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大杀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胜也,善者也;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费大,百战而屈人之兵也,非善者也,鏖战也;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也,灾战也;兴无名之师,穷兵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虽胜不能得其利,况于有败乎?至于身死为戮,庙祀不保、社稷岂能复存,有战必败也,难战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首接尾应、左右逢源,知战之日、知战之地,千里奔袭,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伏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两相对决此,战之道也。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未形也,故胜兵先求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求战而后求其胜,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兵不出寻日,非是覆军杀将,便是日费千金, 故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11)善于用兵者;必知练士之情、天时之情、地里之情、外域之情、谋略之情、战阵之情、两备之情之,七成相变,胜则存、平则伤、败则亡。【胜负见矣。此神谋之计也】(12)。
题解“计”“计”详细的筹算、计划,计必因人而设。这句话的大意是“计划”计划有可能制愚不可控制智慧,有可以控制智慧不能控制我。一个以设计为计,一个以不考虑为上策。只有计划的周,智愚并控制。假聪明人而愚蠢,就用愚蠢的方法;愚蠢的人而智慧,即以智投;每次遇到了敌人所见,反在敌人的怀疑,计划就没有不成功的!所以必须由人来设计。自然则中,夫计者,井田十三是,井田十三者,迻化方面是,是而是者,战胜攻取是也。【军志】;夫战人事,其道多端,富国强兵立命定法者,迻神阴符运将,启道用兵,示形择势,致敌战前战后,一切施为,皆为兵道也。惟比比者,大都有一定之规,有陈例可循,而其中变化万端,诙诡奇谲、光怪陆离、不可捉摸者,厥为对战之计也。这一段文子的大意是;战争这种事物,包括很多方面。增强国力、训练士兵、选拔任用将官、选择作战对象、战前运筹谋划、战后安抚治理等一切行动,都是军事行动。上面所列举的,大都有一定的规律,有往例可遵循。而其中变化万端、诙诡奇谲、光怪陆离、不可捉摸的方面,就是应对战争的策略。
;(1)兵;【说文】兵,械也。余以为,后引申为,从狭义层面讲,指的是,用兵的方法或卓有成效的手段。从广义上指的是特定的“战役、战场”战争,又分为,正义与非正义的战争,因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领土争端、宗教信仰、社会风俗的差异性而产生的外部战争,因王位的统治权【政变、军队哗变】,既是权欲熏心、利欲熏心、色欲熏心而产生的内部战争,自有人类史以来,从来没有间断过。这只是对于“战争”层面的定义,从“战争”广义的层面上讲,为相互实际占控赖以生存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自然资源、能源和社会资本”而相互产生的战争,这是战争的本质所在。实现让“资源、能源和社会资本”与人类共享,一直以来是真正消除非正义战争的共同梦想。
(2)兵者,国之大计也,死生存亡之道者也,兵者,智道也,解危解难之谋者也。兵者,交道也,结盟造势以惧敌者也。兵者,势道也,形大势威以恐敌者也。兵者,诡道也,真真假假以乱敌而反常理之道者也。兵者,服道也,以情而取服法者也。兵者,战道也,一勇一速,一正一奇而致敌者也。兵者,谍道也,秘取全真而惑敌之道也。兵者,变道也。变善变实之道者也。兵者,令道也,有律严命之道者也。兵者,角三之道也,角三战一而全灭之道也。十一道之用,非一失之。失之失之兮,口(上不下一)亡矣。一段文字是孙武之子孙驰缩立简是暗用【天一兵法】的部分论述。在【孙武兵法】“天地弌”兵圣孙武“天地一”也有类似的论述,如:欲以全胜而抮(zhen)天下者,道也。道者,令民与上同意者也。兵动而取者,谞也。谞者,麟凤(之才也。麟凤之将者,九行用坐,兵如麾耳。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如果想要以全胜而管控天下的人,指的就是遵循大自然万物运行的基本发展规律,是方法论,遵循大自然万物运行的基本发展规律,才能让人民与上层建筑【国家意志】相同的意思。军队行动而取得胜利的首要条件莫过于培育杰出人才,尤其是将访求、培育的杰出人才应该永远视为凤毛麟角倍加珍惜。放手运用杰出人才,用九行战法作战,军队和指挥就能够了如指掌。不难看出,阐释精辟、论述立意高屋建瓴,发人深省,令人豁然开朗,千年疑团一朝冰释。
(3)见【孙武兵法】第三十二篇“九天”第二十八篇“天地一”第三十六篇“天地二”
(4)见第十三篇“九地一”第五十三篇“九地二”第五十七“九地三”
(5)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关于“将”是这么论述的,将者,智、信、仁、勇、严也,这一句话的大意是:将领,就是作为指挥者应该所具备有“智慧、诚信、仁爱、勇猛、严明”等素质。对于将领的要求一语带过,未免太过简略,这只能是孙驰缩立所造成的结果,我们不能不深感遗憾!就将领的相关要求,以及应该注意的事项,兵圣孙武在其所著的【兵法】八十一篇中论述的详尽而透彻,不失为高屋建瓴、读之未尝不震耳发聩、发人深省!对于我们的国防现代化建设仍具有深远的积极意义!兵圣孙武在“一将”对于将领的基本要求的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关于“将”的“智、信、仁、勇、严”作了系统而形象的论述,如:将者不可不义,不义则不严,不严则军不威,军不威则卒弗死,故义者兵之首也;将者不可不忠,不忠则韦军韦军则中不正,中不正则卒相乱,故忠者兵之心也;将者不可不仁,不仁则不克,不克则军不取,军不取则将无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将者不可无德,无德则无力,无力则军不击,军不击则弎军之利不得,故德者兵之手也;将者不可不信,不信则令不行,令不行则军不槫,军不槫则主无名,故信者兵之足也;将者不可不智,不智则事不明,事不明则无计,无计则军无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几此六者;集将一身,集军一服,故曰三元三畯,元畯一位陈前而立望而生畏,故善用兵者;譬如卫然,卫然者;恒地之蛇也,蛇者;四合为弌,击丌首则尾至,击丌尾则首至,击丌心腹则首尾俱至,敢问军可使若卫然虖?曰可,若军若卫然,六根閤一而用名利可全,三军可安,若将若卫然六根合一而战,用战功成,天下可平。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作为能够独当一面之才的将领,是不可以不主持正义,如果不能主持仁义、就势必不影响将领执行命令的威严,不严格执行命令,军队就是比丧失威信威,军队没有威信,那么,士兵就很难作到视死如归,所以仁义的军队犹如人的头脑啊;将领是不可以不忠诚,不忠诚,则容易违军规、违军规、则中不正,中不正,士卒就会心理就会产生混乱,所以忠诚是的士兵的心脏啊;将是不可以不仁,不仁慈的人就很难取得成功,不成功的,则军队不能攻取,军队不能攻取、则将领就无法取得功业,所以仁义的军队好比是人的心腹;将领不能没有道德,没有德行,就无法产生凝聚力量,没有凝聚力量,军队不能有效的实施攻击,军队如果无法实施有效攻击,三军的利益不能得到,或受到严重损失,所以‘徳’犹如是军队的手;将领不可不信,不信就命令无法贯彻执行,将令不能贯彻执行,军队就不能转一,军队不专一、君主就无法取得扬名天下,所以‘信’好比是的军队的脚;将是不可以不明智,不明智,事情就没有办法搞清楚,是不清楚,则遇事变,无计可施;军队不能没有决定,所以明智决断就像是是军队的尾巴;凡是这六点;集中于将一身,集中于贯穿于全军,统一服从命令,所以说三元三畯,元畯一立于陈前,树立威望从而使敌产生畏惧,所以,善于用兵打仗的;能如像衞地的蛇一样,这样的蛇;四合为一,攻击它的头部,它的尾巴就来接应,攻击蛇的尾部,头就回应,攻击蛇的心腹,蛇的头和尾就会救应,请问;用兵可以像卫地的蛇一样吗?说可以,用兵可以像卫地的蛇一样吗?说可以,如果指挥军队如同卫地的蛇一样灵活自如,六根合而为一、就可以达到功成名就、全身而退,三军也可以安然无恙,如果能如卫然一样六根合一而战斗,用战成功,天下就可以实现太平了。
  相比较,不难发现,兵圣孙武是从“义、忠、仁|、德、信、智”六个方面站来论述的,与传世本【孙子兵法】所论述的“智、信、仁、勇、严”先后次序明显不同,更重要的是传世本【孙子兵法】过于简略,让人很难领悟其中的真谛,其核心思想精髓也很难把握,传世本缺少了其中的“义、忠、德”三条至为重要战略要素,传世本所提出的“严”实际上就是孙武对于“义”的具体要求而已!不过从“一将”片所提出的“义、忠、仁、德、信、智”作为将领的基本要求来看,缺失了“勇”不过孙武却在“将败”篇对于“勇和严”从侧面和反面作了详细的阐述,如:寡勇者。将卒皆强猛而无离,弗识弗取,权一力敌也。此寡勇者也。必败也。勇弱者。将强卒弱,交合,将勇而强前,卒弱而后,所以各陷一方也。此勇而弱者也。必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缺乏勇敢的人。将士虽然强大勇猛,然却不知道去往哪里,到哪里去攻击,缺乏明确的目标,即便是权衡能够取胜,这就是缺乏勇敢的人了,一定要失败的;虽然勇敢,但实力弱小,将领强干、然而士卒怯懦,作战,勇敢而强大在前,弱小的在后,所以各攻一方、各陷一方,这是将领勇敢而士卒弱小胆怯的原因,一定要失败的。对于“严、信”兵圣孙武在“将败”篇中从不同角度作了概括性的高度阐述,如:寡信者。将者,不能料敌之变,信私寡见而弗正者,以无正之见而动者,此寡信者也。寡信者,必败也。自乱者。将弱不严,令数紮环,武教不明,动而不屏,处阵纵横,此不战而自乱者也。必败也。是非争,曲直论,议争辩,训兵锋止我,故当决不决,四趋五利,可败也;令不行,禁不止,法不严,众不决,故各行其恉者,可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丧失威信的,不能适时判明敌情的变化,只相信自己孤陋寡闻、刚愎自用而不相信正直的人,以不正确的见解指挥行动,这是将领丧失威信的原因一定会失败的;造成混乱局面的原因;是因为将领软弱而缺乏威严,令数繁乱败坏,作战条例不明白,行动也不知避让,在阵中纵横毫无纪律,缺乏大局意识,这就是造成不战而自乱的主要表现,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定是要失败的;是非争论不休,难以达成共识,谋士辩讼,军队的行动受到一定影响,所以,当战机已经成熟的时候,却迟迟犹豫不决,不知四治五利,这是导致失败的重要原因;命令不能认真执行,禁令又不能止,执法不严,众人难以服从,所以各行其恉的,一定是要失败的。在于孙武在“一将”篇中所提出的“将者不可不智,不智则事不明,事不明则无计,无计则军无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兵圣孙武在“将败”篇从反面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如:寡决者,寡决者;将有大事不明,兵情不报,四路不知何至,五动不知所置,决胜不只其道,不可一,每战寡其一,而不只后返者必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将领一旦遇到大的战事,却不清楚实际战况,军事重大情报又不能及时上报,进、退、左、右之四路不知该如何抉择,进、退、左、右、迂动不知所措,呆若木鸡,形同木偶瓦人、等同行尸走肉,这无疑是战争胜负具有决定性的重要因素,不能专心致志于既定的战略目标,战术又缺乏相对应的机动灵活性,一旦发生战事,总是感觉到力不从心,防不胜防,却又不知晓及时追缴仍不甘心失败,仍做困兽犹斗似的垂死挣扎的残匪,给逐步恢复社会秩序所带来的危害性有多么深远,将对于医治战争给社会生产力所造成的严重创伤埋下无穷隐患,搞不好,就会导致前功尽弃,功败垂成,所以说,战争应该始终作好处置社会突发事件的综合能力,作到首尾能够及时接应,前后左右能够及时相互驰援,能够做到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狐疑缺乏决断能力的人。决定胜利而不洞悉其中的利弊得失,不可一意孤行,每此作战缺乏正确的主见,却不知道反复推敲,这就是缺乏主见的表现,一定要失败的。   
   关于孙武在“一将”篇中所论述的“义、忠、《敢》勇”作了较为详细的阐述,如:不得主弗将也,不得道弗用也,不得其民弗强也,不得其命弗令也。其令:一曰忠,二曰信,三曰敢,令,安忠?忠王。安信?信赏。安敢?敢去不善。不忠于王,不敢用其兵。不信于赏,百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姓弗畏。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在没有的得到君主充分信任之前,就千万不要领兵为将,在没有完全掌握战争自身运行、变化所具有的规律、特性和发展趋势之前,就千万不要用兵作战,在没有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就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强大,在没有得到君主明确下达的命令之前,就不要采取盲目妄动的行动,那么什么是令呢?一是对于国家君主要有忠贞不二之心、二是应该树立威信、三是敢于破旧立新的勇气,如何才是忠诚的具体体现呢?怎样才能够树立明确的威信呢?怎么才能够破旧立新的呢?如果不能够忠于自己国家的君主,君主就不敢任用其领兵为将,如果不能够作到赏信、罚必,广大的人民群众又怎么能够真正的对自己国家君主感恩戴德的呢?如果缺乏破除遗留下来的历史积弊的勇气,不敢于有所担当,广大人民群众就很难感觉到法律的畏惧心理。关于兵圣孙武对于将领所提出的“义、忠、仁、德、信、智”六条基本要素,在齐武公姜寿所整理的【六韬】也有所反映,如:{文韬}‘六守’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贵之而不骄者,义也。付之而不转者,忠也。使之而不断隐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穷者,谋也。{龙韬}“论将”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人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洁而不爱人者,有智而心缓者,有刚毅而自用者,有懦而喜任人者。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好利者可遗(赂)也,仁而不忍人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信而喜信人者可诳也,廉洁而不爱人者可侮也,智而心缓者可袭也,刚毅而自用者者可事也,懦而喜任人者可欺也。{龙韬}“军势”故智者从之而不释,巧者一决而不犹豫,是以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赴之若惊,用之若狂,当之者破,近之者亡,孰能御之?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所以,明智的指挥者抓住战机就不放过,机智的指挥者一经决定就绝不迟疑。所以投入战斗才能象迅雷使人不及掩耳,象闪电使人不及闭目,前进有如惊马奔驰,作战有如狂风迅猛。阻挡它的就被击破,靠近它的都被消灭,这样的军队谁还能抵抗呢?{龙韬}“奇兵”故曰:将不仁,则三军不亲;将不勇,则三军不锐;将不智,则三军大疑;将不明,则三军大倾;将不精微,则三军失其机;将不常戒,则三军失其备;将不强力,则三军失其职。故将者,人之司命,三军与之俱治,与之俱乱。得贤将者,兵强国昌;不得贤将者,兵弱国亡。(6)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见【孙武兵法】“九地弌、九地弍、九地弎”
(7)“曲制”国家的行政、军队的组织、编制制度。兵圣孙武在【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五篇“官一”指出;凡处卒利阵体甲兵者,立官则以身宜,贱令以采章,乘削以伦物,序行以政令,制卒以州闾,授正以乡曲,辨疑以旌舆,申令以金鼓,齐兵以从迹,庵结以人雄,邋军以索阵,茭肆以囚逆,陈师以危□,射战以云阵,御裹以羸渭,取啄以阖燧,即败以包□,奔救以疲傅,燥战以错行。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一切治理士兵,布阵统兵,用兵作战的将领,任用官员必须选用称职的人,在他们受命任职的时候,要授给他们彩色绶章以及相应的车辆、服装,以后他们升职或降职时,也要给予相应的物品。..要按照州县籍贯给士兵编队,从乡里中选人任带兵官职。用不同颜色的旗帜和不同的图形作为各部队的标帜。用金鼓传达命令。行军时要队形严整,依次行进。向敌军讨战时可以用散乱的队形,以便引诱迷惑敌军;可以像绳索一样绵亘不断布阵围困敌军;部署重兵威慑敌军;可以使用楼车布阵进行弩战;用防御阵形,防止军兵疲困;长距离驰援时,各部队要彼此靠拢;激战时要交替使用各种部队。
(8)见于【孙武兵法】第三篇“宜约”(9)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见于【孙武兵法】第二十一篇“九道”充分的就会失败。何况一点条件也不具备的呢!我根据这些来观察战争,胜败也就清楚了。
(10)凡带甲数十万,民有余粮弗得食也,有余财而弗得用也,之所以居兵多而用兵少也,居者有余而用者不足。带甲数十万,千千而出,千千而入之以万万以遗我。所谓善战者,善翦断之,如云会捝者也。能分人之兵,能按人之兵,则锱铢而有余。不能分人之兵,不能按人之兵,则数倍而不足。众者胜乎?则投算而战耳。富者胜乎?则量粟而战耳。兵利甲坚者胜乎?则胜易知矣。故富未居安也,贫未居危也;众未居胜也,少未居分也。客顺之,是以佚使劳也,三军之士可使毕失其志,则胜可得而据也。是以按左抶右,右败而左弗能救;按右抶左,左败而右弗能救。是以兵坐而不起,避而不用,近者少而不足用,远者疏而不能亲以决胜败安危者,道也。敌人众,能使之分离而不相救也,受敌者不得相顾、以为援,地形险扼不得以为固,甲坚兵利不得以为其强,士有勇力不得以卫其将,则胜有道矣。故明主、知道之将必先计可有功于未战之前、故不失有之功于已战之后,故兵出而有功,入而不伤,则明于兵者也.这一段文字见于【孙武兵法】“己彼”兵圣孙武在“己彼”篇中指出;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敢问,敌众整而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时善于指挥打仗的人,能够使敌人前后部队无法相顾及,主力与小部队不能相依靠,官兵不能相救援,上下隔断,不能收拢,士卒溃散,不能聚集,即使聚集也很不整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也要坚持有利就行动,不利就停止的原则。试问:如果敌军众多而且阵势齐整地向我进攻,该如何对付它呢?”回答是:先夺取敌人的要害之处,这样,敌人就会被迫听任我的摆布了。兵圣孙武在“军击弍”篇指出;交和而舍,客主两阵,敌人形箕,计敌所愿,欲我陷覆,击之奈何?曰,击此者,渴者不饮,饥者不食,三分用其二,期于中极。彼气衰竭,财士练兵,击其两翼,攻其疲、击其疏、夺其重、袭其所不戒也,三军大北。此击箕之道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敌军将领勇猛无畏,敌军兵多而强,阵地十分坚固,全军将士都很勇敢,没有后顾之忧。敌军将领威武,士兵勇敢善战,后方人员强干,粮食供应充足,诸候中无人敢与之争锋。该怎么与这样的敌军抗争呢?孙膑说:和这样的敌军抗争,可以公开宣布不敢与其抗争,明白显示出没有能力与其抗争,装出完全对其屈服的样子,从而使我军产生骄傲情绪,松懈斗志,要让敌军看不出我方的真实意图。然后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趁敌军懈怠和疑虑之际,对敌军发动攻击。敌军虽然又富又勇敢,但全军离开营地,行军迁移,前后不能相互照应,这时,我军可以趁机拦腰截击敌军,很容易将其打败。这就是打败强敌的办法。两军对垒时,敌军凭借山地险要地形据守,阻止我军前进,我军如离敌军远就无法接触敌军,离敌军近了又没有依托之地,该怎样与这样的敌军交战呢?与这样的敌军交战,要攻击敌军势必定要救援的地方,从而牵敌军离开其坚固的阵地,并预先算计好敌军的计划,部署好伏兵和援军,在敌军移动时对其发动攻击。这就是攻击据险固守的敌军的办法。这些文字,无论是从语法,还是从思想文脉来看,如出一辙,应该归属兵圣孙武的军事思想,是无疑的。
(11)亩大税小、义大亲小,为有道也;亩小税大、亲大义小为无道也,故以有道伐无道,虽败必胜;以无道伐有道,虽胜必败,为主为将者,不可不修、不可不知、不可不察也。空行其节,不费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空大、天大、地大、谋大费小,屈人之兵于不战也,善者也;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大杀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胜也,善者也;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费大,百战而屈人之兵也,非善者也,鏖战也;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也,灾战也;兴无名之师,穷兵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虽胜不能得其利,况于有败乎?至于身死为戮,庙祀不保、社稷岂能复存,有战必败也,难战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首接尾应、左右逢源,知战之日、知战之地,千里奔袭,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伏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两相对决此,战之道也。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未形也,故胜兵先求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求战而后求其胜,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兵不出寻日,非是覆军杀将,便是日费千金, 故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见于银雀山汉墓竹简本、武经七书本、十一家注本、张藏本【孙子】,见于【孙武兵法】第一篇“启元”
(12)胜负见矣。此神谋之计也。不见于银雀山汉墓竹简本、武经七书本、十一家注本、只见与张藏本【孙子】。
   戴文序次语;孙武“一将”篇,无疑是对于“将者,智、信、仁、勇、严也”的专篇论述,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可见只是存在繁简不同的差异性,实际上思想上是一致的。关于“信”孙武在“九用"从不同层面作了阐释,如;安信?信赏不信于赏,百姓弗德。这一段文字的大是;什么是正确的树立威信的呢?,这就是在对于功绩能够及时奖赏,对于过时能够诛罚到底,如果不能够及时兑现奖赏,诛罚有过失的权贵,老百姓就不可能心服口服的感恩戴德。再例如"仁”將者不可不仁,不仁則不克,不克則軍不取,軍不取則將無功,故仁者兵之腹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将是不可以不仁,不仁慈的人就很难取得成功,不成功的,则军队不能攻取,军队不能攻取、则将领就无法取得功业,所以仁义的军队好比是人的肚子。再例如“勇”在“将败"是这样论述的;寡勇者。将卒皆强猛而无离,弗识弗取,权一力敌也。此寡勇者也。必败也。勇弱者。将强卒弱,交合,将勇而强前,卒弱而后,所以各陷一方也,此勇而弱者也,必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缺乏勇敢的人。将士虽然强大勇猛而没有离开,然却不知道去往哪里,到哪里去攻击,即便是权衡能够取胜。这就是缺乏勇敢的人了。一定要失败的。虽然勇敢,但实力弱小将领强干、然而士卒怯懦,作战,勇敢而强大在前,弱小的在后,所以各攻一方、各陷一方。这是勇敢而弱小的原因。一定要失败的。再例如“严”“将败”令不行,禁不止,法不“严”众不决,故各行其恉者,可败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令不能行,禁止不停,执法不严,众人不服,所以各行其是的,是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古之善用兵者;有战先察、察之以索其情,情之以效、效之以“计”;故知胜之道者;计情有七;一曰,主孰有道、二曰将孰有能、三曰,天地孰得、四曰,法令孰行、五曰,兵众孰强,六曰,士卒孰练,七曰,赏罚孰明。【孙武兵法】有专篇论述,一个是简明扼要,一方面是博大精深,一个是管窥蠡测,一个是面面俱到。孙武在“明暗”所论述的;明算暗察者:明算以为善"计",善"计"以为善发;暗察以为知己彼知己彼以为会明天,明天暗地者,明天以为知战日,知战日,以为避天"筭",暗地以为知战地,知战地以为军击之所用。明使暗间者:明使以为神纪,神纪以为军之政事。暗间以为索请,索请以为变之锁钥。明正暗奇者:明正以为形表、形表以为势威,暗奇以为以为形里、形里以为治本;明恶暗击者,明恶以为作气、作气以为张胆,暗击以为使敌无备、使敌无备以为以寡胜众。凡国之所欲富者,兵之所欲强者,计之所欲善者,情之所欲察者,天之所欲得者,地之所欲利者,神所欲全者,间之所欲用者,奇正之所欲斗者,城之所欲攻者,人之所欲杀者,军之所欲击者,必先尽知明暗之理也“明暗”篇,从不同角度加以阐述,就是词不同而意同,就如同“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也就是说;从不同角度去看和分析,侧重点也就自然不同,点指的是,任何事情应该有个核心,面,指的是通体,两者既对立又统一,均是为了消灭敌人,或者是为了清楚阻力,为实现可持续的科学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孙武兵法】八十一篇,“计”未能单独成篇,在【孙武兵法】篇首“启元”篇有“天下兵道,启圆以计也,所以将“计”篇列为第一篇,孙武之子孙驰缩立简亦将“计”列为第一篇。为“谋”立开明综艺之大道。戴文窃以为;自先秦以来,残简断牍已甚,文脉已成开裂,后世往往断章取义,实为我华夏莫大之悲哀!余以为,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彰显我华夏的广阔胸怀,为世界确立文化价值、为确保先进思想文化、能够与全人类所共享,不断的传承文明,促进和推动新的文化成果、为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注入新的活力。通观传世本【孙子兵法】,不难发现,先后次序严重颠置,跳跃性太大,内容缺失非常严重,逻辑混乱,这是不争的事实,难怪汉楚王韩信在序词语里指出的;又为缩立简、大失、大误、大谬也,为圾本也,故不参不考也。
   译文;孙子说;天下用兵作战的方法和卓有成效的手段,首先,一定要务必追朔到战争起源。战争,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是关系民众生死的所在,是决定国家存亡的途径,不断的做好新形势下,军事斗争的准备,无疑是是国家的头等大事,因为它关系到民族的荣辱兴衰,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什么才是道呢?“道”在这里实际上指的规矩,天、地万物的运行必然有他的自身、规律、特性和发展趋势“道”也有“理”的含义,人、事、物所出现的生、死、存、亡,与大自然万物的荣、辱、兴、衰有异曲同工之妙“道”也包含着“法”也就是说“法”也包含着科学有效的方法、和卓有成效的特殊手段,他是解决一切疑难、派出所有干扰,用实践和成果来验证,所采取的科方法是否更科学,手段是否更加卓有成效“道”犹如规矩,没有规矩、焉能成方圆?从原意上说,原本身指的是道路,在这里可以引申到更好的治理国家、科学管理百姓的大政方针;啊,不由得不感慨和由衷的赞叹!阴阳变化不就是象征着天地万物大自然的运行规律;所有的科学方略、中长远的科学发展规划、目标,何尝不是治理国家的大政方针;所有“人、事、物”所出现或即将出现的各类问题,正是验证是否具有排除一切疑难、各类问题是否能够迎刃而解;治理国家,其重点就在于“意识形态领域”的诸如“社会风俗、思想、文化、科学技术、艺术、哲学、宗教”等的先导性;治兵,指的是不断的健全、完善和发展具有新时代特色的国防防御、作战的中远科学发展体系,不断的促进诸兵种、多位一体的协同作战新模式,讨伐不肖、平定叛乱,维护区域乃至于世界和平发挥具有建设性的作用。啊!这其中的“道”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全面理解的,所以说“仁、义、德、道”才是大道中的核心所在。
   所以说;道中有四存,五有,道中存在其中的哲理,道中存在着公德,道中存在着仁慈、道中存在着大义;五有指的是,道其中还蕴含着道,蕴含着名、蕴含着外交、蕴含着赏罚、蕴含着用兵作战的方法,凡是用兵作战的方法,实际上是法外的方法,没有一定的成规可循。士卒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于将军的命令,将帅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于君王的命令,君王的命令,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于四存五有,如果违反了上述要求,势必区域失败,而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性。所以说;不断的健全规范、完善和发展新的历史条件下,诸兵种【海、陆、空、水面、水下、地下】多位一体,协同作战、防御的科学体系,这就需要不同特殊人才智力作为支撑,只有着力不断的培养各类出类拔萃的优秀人才,这才是能够解除危局、排除疑难的有效保障。做好有利、有理、有节的外交工作,也势必是军事、国防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努力构筑和着力形成经济、科技、文化、军事、国防等多领域互助协防的战略伙伴关系,这势必是迫使敌人不敢贸然开启战端的必然前提。军事国防建设一定要做到实事求是、与时代俱进步,始终尊重自身所处的特定历史条件下的诸多科学依据,遵循其运行的特性、规律和发展趋势,顺应社会不断前进的新潮流,努力成为搏击新时期的弄潮儿,不断的促进发展中的历史巨轮、健康和可持续科学发展,相反的话,就势必会被社会不断前进的新潮流所淹没,被发展中的历史巨轮所抛弃则在所难免,只有顺应和发展特定历史条件下大的形势发展趋势,才能够形成使敌人感觉到空前恐惧的有效势态。凡是善于用兵的人,一定要讲求“诡道”的艺术性,真真假假,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使敌真假难辨,已达到迷惑敌人,扰乱敌人,是敌人产生误判,迫使敌人不得不改变原有的计划。采取具体的军事行动,最高境界就使敌人口服心服、外加佩服,如何才能够赢得敌人口服心服、外加佩服呢?那就是莫过于遵循当地的社会风俗、宗教信仰、生活习俗、科学技术、文化艺术等的具体情况,尊重人才、尊重教育,就是说入乡随俗,这是能够赢得敌人口服心服、外加佩服的唯一康庄大道。军事斗争,作战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制止战争、维护和平,卓有成效的特殊手段之一 ,作战务必做到勇于担当、敢于争峰,分秒必争,讲求速战速决,尽量避免肆意的扩大展区的持久战,正面阵地攻击战【野战】、一定要与伏击、偷袭出奇制胜的特殊手段相配合,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制服敌人。巧妙的运用“间谍”无疑是军事斗争、必不可少的科学手段之一,不漏声息的获取相关的情报,以假象迷惑敌人,以求出其不意的特殊效果。做好军事斗争,暂时的静止,只不过是相对的,变化则是一定的,只不过是微妙而已,超过了人的感官而已!应该善于转变我劣势为均势、变均势为优势,转敌优势为均势、变敌均势为劣势,做到敌变、我亦变,敌千变而我万变,敌万变而我不变,以不变而应万变,这就是“变化”的精髓所在。军事斗争,军令如山,务必不折不扣的执行,应该清楚,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务必做到,令必行、禁必止,努力做到“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的要求。军事斗争,无疑是“经济、政治和军事”三位一体的合力,所以,务必不断的曾强推动经济、政治、军事多领域的改革和创新力度,不断的增强国家的综合经济实力,不断的提升民族的整体凝聚力,不断的促进军事国防领域、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步伐,这才是全歼敌军、赢得全胜的根本所在。这十一种用兵作战的要点,千万不可有半点的闪失,应该清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如果我们的军民不能做到齐心协力、同心同德,全军的覆没的危险,随时将可能成为残酷的现实,如果得不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和积极参与,血流漂杵、盈尸相枕、哀鸿遍野、万千生灵再遭涂炭的梦魇,将难以抹去。不能不认真加以考察、研究。应该以五个方面的情实为纲,通过具体比较双方的基本条件来探讨战争胜负的情形:一是“道”二是“天”三是“地”四是“将”五是“法”所谓“道”天下万物之所以兴旺,究其兴旺的规律,是在于和睦。天下芸芸众生之所以兴旺,究其兴旺的规律,在于能够同心同德。之所以能够让国家富强、民众安居乐业而能使得天下兴旺的人,是在于善于懂得和睦同心的规律。欲知国家的国情,在于了解掌握国家内部的具体根本情况【所处的特定条件】。什么是内部的根本情况?主要指的是;民众、大臣、君主。如果希望掌握国运吉祥昌盛的规律,其根本就在于能够使国家内部和睦同心。
   遵循、顺应天、地大自然的根本规律,首先应该重视重视才智出众的人,使用治理天下的大法则,争取与百姓的最根本利益利益能够保持一致,深入落实和全面贯彻国家的大政方针,实施政令能够明察事理,视听才不至于不被蒙蔽,不做灭亡国家的举动,这是为了百姓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为目标,这才是君主应该遵循正确的法则;遵循和睦的与君主相处之道,尽力实现作为臣子忠贞的节操,保持与百姓的利益同心同德为准则做事,勤奋努力力的使用明察事理的智慧,不做贪婪暴虐的举动,这是为了国家更加富强为目标,这才是臣子正确处事的最基本法则;遵循阴阳的根本规律,顺应一年四季的变化,谨慎而恭顺的遵从缴纳井田所规定的税赋,做聪明的百姓,不做超越刑法约束的举动,和上级地方官员意气同心,这才是百姓应该遵循正确的根本法则。所以掌握国家内部的根本情况、并遵循客观规律的人,国家才能够进一步开疆扩土,让民众富足强大。朝野上下共同实施,国家内部和睦同心,上下尽力办事,竭尽全力而不相互欺诈。这样,民众就可以与国家同生共死,而不惧怕任何危险;所谓“天”就是气候的阴晴、寒暑、四季节令的更替规律等。所谓“地”就是指行程的远近、地势的险峻或平易,战地的广狭,是死地还是生地等。所谓“将”就是看将领们是否具备智、信、仁、勇、严五种素质。所谓“法”就是指部队的组织编制制度,军官的职责范围规定,军需物资的供应管理制度等。大凡这五个方面,将领们没有谁没听说过,但只有透彻掌握了的人才能取胜,没有透彻掌握的人则不能取胜。因而,还要通过比较双方的具体条件来探究战争胜负的情形。这些条件是:双方君主哪一方施政清明、有道?将领哪一方更有才能?天时、地利哪一方占得多?军中法令哪一方执行得好?兵力哪一方更强大?士兵哪一方更训练有素?奖赏与惩罚哪一方更严明?我凭着对这些情况的分析比较,就可知道战争胜负的情形了。
  所以说;亩大税小、义大亲小,是有道理;亩小税大、亲大义小是没有道义,因此有道讨伐无道,虽然失败一定会胜利;因为无道伐有道,虽然胜利一定会失败,主要是为准备的,不可不修、不可不知道、不可不参考。依据所处的特定区域空间运行走,必须把握住他的节规律,不浪费而屈人之兵的,是好办法中好的办法;空大、天大、地大、计划耗费小,屈能够屈服敌人不经过军事手段,是最好的办法;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杀、死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能够取得胜利,是次一等好的办法;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花费大,经过百战才是敌人屈服的,不是好的办法,这就是是鏖战;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的,发生战争的;兴无名之师,穷尽兵力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好处,何况可能还回有失败呢?对于自己被杀死,宗庙祭祀不保、社稷又怎能够保存,如果遇到战事,势必战败,这就是灾战;由于所处的空间而取得天地夹攻,不经过战争而使敌人屈服,这天大,地大、费小、军队小了。能以力小、兵小而能够取得全部利益的;头和尾应、左右逢源,预知交战的时间,知道作战的地点,千里去袭击,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埋伏攻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在这两个相对,这是作战的规律。善于用兵作战的人,战胜容易战胜的敌人,是因为敌人的优势还没有表现出来,所以胜兵先取胜、然后作战、失败的军队往往是先去作战,然后从作战中侥幸求取胜利,立于不败之地、又不失去使敌人的失败的任何机会。兵不出寻日,不是军队覆灭、将领被杀,就是每天耗费千金,所以,用兵的人;是国家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是不能不慎重而周密地加以观察、分析和研究。
   凡是带领数十万大军,哪怕百姓有余粮也不可能保证供给的原因,是因为持久的作战,不能于民休养生息所造成的,养兵时觉得多,而用兵时却觉得少,养兵有余而用兵时兵力又不足,是因为忧患意识淡薄,军事训练、演习还没有形成常规化所形成的,有军兵数十万,每天数以千计的军费支出,数以千计的战果收入,数以万计的战后工作【诸如追剿残匪、及时废除繁苛的法令,适度减免赋税,着力恢复社会秩序,尽快医治战争给予社会生产所造成的极其严重的创伤是留给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善于用兵作战的将领,是因为善于分割截断放军,就像人的手脚一样伸缩、收放自如。能分散敌军兵力,善于抑制敌军兵力的将领,哪怕自己的兵力非常少,他用起来也会觉得有富余,而不会分散敌军兵力,不能抑制敌军兵力的将领,即使自己的兵力数涪于敌军,他仍然觉得不够用。兵多就能取胜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用筹签算算双方的兵力就可知战争的结果了。富足就能取胜吗?那么量量双方的粮食就可以知道战争的结果了。兵器锐利,铠甲坚固就能取胜吗?那么胜负就很容易预先知道了。所以说,国家富足,不一定就安全,国家贫穷,不一定就有危险;兵多不一定就能取胜,兵少也不一定就会失败。决定胜败与安危的关键在于掌握用兵的规律。敌军兵多,可以使敌军分散而不能相互救援,使敌军左右无法呼应,敌军虽然铠甲坚固,兵器锐利,却不能发挥威力,敌军兵勇敢却不能保卫他们的将领,这就是掌握了致胜的途径了。所以说富裕的未必能够安居乐业,能够安贫乐道的,未必就不能安居乐业,兵力不足,也不一定不能使其分散,使敌军疲劳,就可以便放军全军将士完全丧失斗志,那么,就有战胜敌军的把握了。所以钳制敌军左翼而攻击敌军右翼,就是要使其右翼失败时,左翼不能救援;钳制敌军右翼而攻击其左翼的战法,也是要使得放军左翼失败时右翼不能相救。这样作战,就是要使得敌军只能坐而待毙,不敢主动出去,只敢远避而无法发挥其有效的作用,造成敌军近处兵力少,不够用,远处的兵力分散,不能支援,所以说,英明的君王和懂得用兵规律的将领必定事先计算筹谋于在没有开战之前,也不会错失于战争结束后的善后工作。交战之前就有把握取胜,这样的君王和将领就能万无一失;而在交战之中能取胜,出兵之后能建功立业,退兵之时不受损伤的将领,那就只能算是明白用兵的人而已。在没有开战而在庙算中就认为会胜利的,是因为具备的致胜条件多;未开战而在庙算中就认为不能胜利的,是具备的致胜条件少。具备致胜条件多就胜,少就不胜,何况一个致胜条件也不具备的呢?凡是善于用兵作战的人,首先,就得清楚,训练士卒的具体情况,天象、物候的具体情况,地形、地势的具体情况,区域之外的具体情况,谋略的约数、定数的发展变化的具体情况,战阵的具体情况,双方战备、防务的具体情况,这七种具体的具土体情况发展变化,决定着双方的胜败,只有取得胜利,才能够得以生存和发展,打了个平手,双方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一旦失败,势必衰亡。我从这些对比分析来看,胜负的情形就得出来了!胜负其实显而易见了,这就是神秘计算谋划的方法。  
                            丁酉年孟春、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手启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0:32:59 | 只看该作者

对于【孙武兵法】第二篇“谋”的新解

                                                 对于【孙武兵法】第二篇“谋”的新解
   【胜负已见,谋略妙践】,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1)。修橹轒辒,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2)。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3)。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也。(4)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有余,攻则不足。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5)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6)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7)
   所谓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敢问:敌众整而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8)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9)
    两国相恶,始者皆以空相争也。一曰争正大,二曰争地,三曰争民。凡两军相争,始者皆以空而战也。一曰伻之方寸而紾,二曰使间以分,三曰云战。此六争谋攻之用也。能以空而取者,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10)故胜道有四;一曰险胜、二曰疲胜、三曰速胜、四曰谋胜,百战 百胜者,险胜也;百战不殆者,疲胜也;一战而胜者,速胜也;不战而胜者,谋胜也,故【军政】曰;不战而胜,国之大幸也,一战而定乾坤,此乃善者也;百战不殆、百战百胜此乃非善之善者也。故不战胜一战,一战胜百战,百姓苦于争战,士卒疲于奔命,故吾修兵法,旨在于止争战、甲戈入府库,放马南山,此启元之本也。(11)空行其节,不费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空大、天大、地大、谋大费小,屈人之兵于不战也,善者也;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大杀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胜也,善者也;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费大,百战而屈人之兵也,非善者也,鏖战也;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也,灾战也;兴无名之师,穷兵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虽胜不能得其利,况于有败乎?至于身死为戮,庙祀不保、社稷岂能复存,有战必败也,难战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首接尾应、左右逢源,知战之日、知战之地,千里奔袭,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伏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两相对决此,战之道也。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未形也,故胜兵先求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求战而后求其胜,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兵不出寻日,非是覆军杀将,便是日费千金, 故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12)
  空行其节,不费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空大、天大、地大、谋大费小,屈人之兵于不战也,善者也;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大杀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胜也,善者也;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费大,百战而屈人之兵也,非善者也,鏖战也;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也,灾战也;兴无名之师,穷兵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虽胜不能得其利,况于有败乎?至于身死为戮,庙祀不保、社稷岂能复存,有战必败也,难战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首接尾应、左右逢源,知战之日、知战之地,千里奔袭,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伏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两相对决此,战之道也。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未形也,故胜兵先求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求战而后求其胜,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兵不出寻日,非是覆军杀将,便是日费千金, 故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每战必殆。此神谋之谋也】(13)。
题解“谋”兵无谋不战,谋当底于善。事各具一善机,时各载一善局。随事因时,谋及其善而止。古画三策,上为善。有用其中而善者,有用其下而善者,有两从之而善者,并有处败而得善者。智不备于一人,谋必参诸群士。善为事极,谋附于善为谋极。深事深谋,无难而易;浅事浅谋,无过而失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军队如果没有的详细计算和周密的谋划,就不可能达成不战而使敌军屈服,详细计算和周密的谋划,事各具有一定的好时机,当时各载一好局势。应根据具体情况随时计划而采取行止。古代的时候,凡是计划战策分为“上、中、下”三策,以上为最好。其次,选用其中策,即使不能全胜,但也不至于陷于被动,在不得已时,采取下策,这种策略,务必要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背水一战,将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致,智慧的力量不是某一个人所能具备,详细的计划和周密的谋划,一定要参考大众的意见和科学建议。好事情是极,阴谋依附于善于为谋略。深谋远虑的计划,不难得到而却往往容易失去,浅显简单的事情却一再的优柔寡断的考虑,在好的战机,也会错失,所以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1)【孙子兵法】“謀攻'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这一段文字,兵圣孙武在“十发”篇做了更精辟的论述,例如:故善谋者九州为上, 破关次之,善发者,不发则已,一发而屈人之兵,故善用兵者,必以九州争高下,而善谋善发。这一段文字大意是:所以说;善于谋划的人,九州在上,破关是次要的、善于采取军事行动的军队不行动则已,一旦行动,就可使敌军全面屈服,所以说;善于用兵的人,必定以九州全局争高下,从而善于谋划善于行动。
(2)【孙子兵法】“謀攻”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因此,善于用兵的人,使敌人屈服而不是一昧的穷兵黩武,攻取敌人的城池而不是靠硬攻,消灭敌国而不是靠久战,用完善的计策争胜于天下,兵力不至于折损,却可以获得全胜,这就是以谋攻敌的方法。孙武在“行空”篇,对于“謀攻”做了高屋建瓴的论述,例如;凡两国相恶,始者皆以空相争也。一曰争正大,二曰争地,三曰争民。凡两军相争,始者皆以空而战也。一曰伻之方寸而紾,二曰使间以分,三曰云战。此六争谋攻之用也。能以空而取者,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
(3)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4)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有余,攻则不足。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这一段文字在传世本【孙子兵法】“形”篇,
(5)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6)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这一段文字在传世本【孙子兵法】“虚实”篇。
(7)所谓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敢问:敌众整而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这一段文字在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地”篇。
(8)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这一段文字在传世本【孙子兵法】“火攻”篇
(9)在“终语、预示”篇,对于“不战而屈人之兵”做了总结性的阐述:百戰百勝,百戰而屈人之兵也,此才大、賊大、盜大也;南北夾擊,壹戰而屈人之兵也,此火大、水大、殺大,不得已而為之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夾擊,不戰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謀也;能用空而得天地之功者,謀也;兵大、戰小,善用兵也;謀大、戰小,善之善用兵也。真正是言简意赅,剖析的透彻精辟,寡人听了先生的大论,犹如醍醐灌顶,高屋建瓴、振耳发聩、发人深省!(10)兵圣孙武“启元” 开明宗义的指出:故胜道有四;一曰险胜、二曰疲胜、三曰速胜、四曰谋胜,百战 百胜者,险胜也;百战不殆者,疲胜也;一战而胜者,速胜也;不战而胜者,谋胜也,故【军政】曰;不战而胜,国之大幸也,一战而定乾坤,此乃善者也;百战不殆、百战百胜此乃非善之善者也。故不战胜一战,一战胜百战,百姓苦于争战,士卒疲于奔命,故吾修兵法,旨在于止争战、甲戈入府库,放马南山,此启元之本也。传世本【孙子兵法】“谋攻”只是简要的论述了关于“关于不战而屈人之兵”却将“一战而屈人之兵,百战而屈人之兵、鏖战而屈人之兵,灾战而屈人之兵、难战而屈人之兵”删节了,不能不令学术界深感遗憾!
(11)兵圣孙武在“启元”篇详细论述了“一战、百战、鏖战、灾战、难战而屈人之兵”例如:空行其节,不费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空大、天大、地大、谋大费小,屈人之兵于不战也,善者也;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大杀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胜也,善者也;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费大,百战而屈人之兵也,非善者也,鏖战也;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也,灾战也;兴无名之师,穷兵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虽胜不能得其利,况于有败乎?至于身死为戮,庙祀不保、社稷岂能复存,有战必败也,难战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 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谋也;首接尾应、左右逢源,知战之日、知战之地,千里奔袭,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伏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两相对决此,战之道也。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未形也,故胜兵先求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求战而后求其胜,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兵不出寻日,非是覆军杀将,便是日费千金, 故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纵观所论,不可谓不高屋建瓴,读之,令人犹如三伏之天、将漂水之泼下,酣畅淋漓、淋漓尽致,如同漫漫黑夜中的一盏明灯,不失为通天彻地之宏论,闻之,震耳发聩、发人深省,如饮敢露、苦涩中带有甘甜,可谓景行景止、令人叹为观止!
(12)两国相恶,始者皆以空相争也。一曰争正大,二曰争地,三曰争民。凡两军相争,始者皆以空而战也。一曰伻之方寸而紾,二曰使间以分,三曰云战。此六争谋攻之用也。能以空而取者,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这一段文字见于【孙武兵法】“行空”
(13)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也.这一段文字见于传世本【孙子兵法】“谋攻”
(14)每战必殆。此神谋之谋也。这一段文字见于孙驰缩立的【孙子兵法】,其它各简本没有这一段文字。
   戴文序次语;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这一段文字,兵圣孙武在“十发”篇做了更精辟的论述,例如:故善谋者九州为上, 破关次之,善发者,不发则已,一发而屈人之兵,故善用兵者,必以九州争高下,而善谋善发。词不同而意同也。孙武在“行空”篇,凡两国相恶,始者皆以空相争也。一曰争正大,二曰争地,三曰争民。凡两军相争,始者皆以空而战也。一曰伻之方寸而紾,二曰使间以分,三曰云战。此六争谋攻之用也。能以空而取者,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孙武在“行空”篇,无疑是对“謀攻”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进一步解释。在“终语、预示”篇,对于“不战而屈人之兵”做了总结性的阐述:例举,百戰百勝,百戰而屈人之兵也,此才大、賊大、盜大也;南北夾擊,壹戰而屈人之兵也,此火大、水大、殺大,不得已而為之也;夫以空而取天地夾擊,不戰而屈人之兵,此空大、天大、地大也,兵小也。能力、小兵小、而利全者,謀也;能用空而得天地之功者,謀也;兵大、戰小,善用兵也;謀大、戰小,善之善用兵也。兵圣孙武特别指出;是故百战而百胜者,鏖战而屈人之兵也。南北夹击,一战而屈人之兵也。故百战为灾战,一战决存亡,不战定乾坤。故一战胜百战,此周国师之战策也。《军政》之“同行”曰:立于不败之政者,国之和同。立于不败之地者,三军和同。和同行,行应曰:天下无有胜于得道之军也”此言中道也。汉楚王韩信认为,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兵圣孙武“启元” 开明宗义的指出;故胜道有四;一曰险胜、二曰疲胜、三曰速胜、四曰谋胜,百战 百胜者,险胜也;百战不殆者,疲胜也;一战而胜者,速胜也;不战而胜者,谋胜也,故【军政】曰;不战而胜,国之大幸也,一战而定乾坤,此乃善者也;百战不殆、百战百胜此乃非善之善者也。故不战胜一战,一战胜百战,百姓苦于争战,士卒疲于奔命,故吾修兵法,旨在于止争战、甲戈入府库,放马南山,此启元之本也。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有余,攻则不足。昔善守者,藏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这一段文字见于银雀山汉墓竹简【孙子兵法】“形”与我鬼谷藏本相同。由“不战屈敌”的观点来看,与“守则不足,攻则有余”相比,“守则有余,攻则不足”重视“守”,更接近于孙子的意图。持此观点的理由,有文献可证,在西周军事家散宜生所著的【军志】就有类似论述,《汉书·赵充国传》:臣闻“兵法,攻不足者守有余”《潜夫论·救边篇》“攻常不足,而守恒有余也。在西周军事家散宜生所著的【军志】就有类似论述“攻不足而守有余”其意是说:以同样的兵力“用于进攻则力量不足,用于防守则力量有余”成书于三国时代《魏武注孙子》以前的文献“守则有余,攻则不足”这种说法,大约可靠性更强些。换句话说,连防御的能力都力所不及,又如何可能做到主动进攻却能力有余呢!很显然是前后矛盾。我们现将【孙武兵法】“正衡”与传世本“军形”在比对一下,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也;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也,【故兵形有九,旗鼓相当者,战也,敌众我寡而力量悬殊者,走也】不可胜者,守也, 可胜者攻也,【敌败而旌旗乱者,追杀止三里】,守则不足,【据险守也,】守则有余,【待机攻也】攻则不足,【出奇攻也,】攻则有余,【围而歼之】,故善战者,善守,善攻,静则藏于九地之下,动则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胜敌也。 【孙子兵法】“谋攻”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银雀山汉墓竹简“纂卒”实际上属于【孙武兵法】第二十四篇“九用”指出;恒胜有五:得主专制,胜。知道,胜。得众,胜。左右和,胜。量敌计险,胜。孙子曰:恒不胜有五:御将,不胜。不知道,不胜。乖将,不胜。不用间,不胜。不得众,不胜。此异曲而同工也。【孙武兵法】八十一篇,“谋”未形成专篇,孙武在第六十一篇有“十谋”两者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在传统的意识形态领域“计与谋”是一个相关连的整体,如同孪生姐妹,所以将“谋”列次为第二。
  译文;胜负已经显现,详细的谋划策略运用,能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所以说,大凡用兵的原则,使敌举国不战而降是上策,击破敌国使之降服是次一等用兵策略;使敌全军不战而降是上策,击破而取胜是次一等用兵策略;使敌全旅不战而降是上策,击破敌旅而取胜是次一等用兵策略;使敌全卒不战而降是上策,击破敌卒使之降服是次一等策略;使敌全伍不战而降是上策,击破敌伍而取胜是次一等策略。因此,百战百胜,并非好的用兵策略中最好的,不交战而使敌屈服,才是用兵策略中最好的。用兵,是以诡诈为原则的。因而能要使敌人看成不能,用要让敌人看作不用。近要让敌人看作远,远要让敌人看作近。敌人贪利,就诱之以利而消灭它;敌人混乱,就抓紧时机立刻消灭它;敌人实力雄厚,则须时刻戒备它;敌人精锐强大,就要注意避开它的锋芒;敌人褊急易怒,就挑逗它,使它失去理智;敌人小心谨慎,稳扎稳打,就设法使它骄傲起来;敌人内部和睦,就离间其关系。在敌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攻,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条件下出击。这些,是军事家用兵之佳妙奥秘,是不可事先规定或说明的。未开战而在庙算中就认为会胜利的,是因为具备的致胜条件多;未开战而在庙算中就认为不能胜利的,是具备的致胜条件少。具备致胜条件多就胜,少就不胜,何况一个致胜条件也不具备的呢?我从这些对比分析来看,胜负的情形就得出来了!
    因而,最好的用兵策略是以谋略胜敌,其次是以外交手段胜敌,再其次是通过野战交兵胜敌,最下等的是攻城。攻城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的(办法)。为了攻城,修造望楼车、车,准备各种攻城器械,三个月才能完成;堆积攻城的土丘,又需三个月才能完成。这时,将帅们已焦躁忿怒异常了,驱赶着士兵像蚂蚁一样去爬城,士卒伤亡三分之一而城还不能攻下,这便是攻城的灾害啊!因此,善于用兵的人,使敌军屈服而不用野战交兵的办法,夺取敌城不用蚁附攻城的办法,消灭敌国而不采用长久用兵的办法。一定本着不诉诸兵刃就使敌完整地屈服的原则争横天下,做到军队不受挫而胜利可全得,这便是谋攻的原则。根据用兵规律,有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就包围歼灭敌人,有五倍于敌人的兵力就猛烈进攻敌人,有多一倍于敌人的兵力就分割消灭敌人,有与敌相当的兵力则可以抗击,比敌人兵力少时就摆脱敌人,不如敌人兵力强大就避免与敌争锋。小股兵力如果顽固硬拼,就会被强大的对方俘获。
   有了战胜敌军条件,就可以发起主动进攻;条件不成熟时,就应该注意防守,应依靠自己不可战胜,力有裕如;展开进攻时,要针对敌方弱点、不足,举兵必克。善于防守的人,如同深藏于地底,使敌人无形可窥;善于进攻的人,如同神兵自九天而降,使敌措手不及。因而,既能有效地保全自己,又能获取全面的胜利。智慧明达的将帅考虑问题,必然把利与害一起权衡。在考虑不利条件时,同时考虑有利条件,大事就能顺利进行;在看到有利因素时同时考虑到不利因素,祸患就可以排除。因此,用最另人头痛的事去使敌国屈服,用复杂的事变去使敌国穷于应付,以利益为钓饵引诱敌国疲于奔命。所以用兵的原则是:不抱敌人不会来的侥幸心理,而要依靠我方有充分准备,严阵以待;不抱敌人不会攻击的侥幸心理,而要依靠我方坚不可摧的防御,不会被战胜。出兵要指向敌人无法救援的地方,行动要在敌人意料不到的方向。行军千里而不疲困的,是因为行进在没有敌人及其没有设防的地区。进攻必然得手的,是因为攻击敌人不注意防守或不易守往的地方;防守必然巩固的,是因为扼守敌人不敢攻或不易攻破的地方。
所以,善于进攻的,能使敌人不知怎样防守;善于防御的,敌人不知道怎样进攻。微妙呀!微妙到看不出一点形迹;神奇呀!神奇到听不出一点声息。这样,就能主宰敌人的命运。前进时,敌人无法抵御的,是因为冲击敌人空虚的地方;退却时,敌人无法追及的,是因为退得迅速使敌人追赶不上。所以,我若求战,敌人即使坚守深沟高垒,也不得不出来与我交战,是由于进攻敌人所必救的地方;我若不想交战,即使画地而守,敌人也无法和我交战,是因为我设法改变了敌人的进攻方向。 古时善于指挥打仗的人,能够使敌人前后部队无法相顾及,主力与小部队不能相依靠,官兵不能相救援,上下隔断,不能收拢,士卒溃散,不能聚集,即使聚集也很不整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也要坚持有利就行动,不利就停止的原则。试问:“如果敌军众多而且阵势齐整地向我进攻,该如何对付它呢?”回答是:先夺取敌人的要害之处,这样,敌人就会被迫听任我的摆布了。用兵之理,贵在神速,乘敌人措手不及的时机,走敌人意料不到的道路,攻击敌人不加戒备的地方。凡打了胜仗,攻取了土地、城池,而不能够巩固胜利,是危险的,这就叫做“费留”。因此明智的国君一定要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优秀的将帅必须认真处理这个问题。不是对国家有利,就不要采取军事行动,没有取胜的把握,就不要随便用兵,不到危急紧迫之时,就不要轻易开战。国君不可凭一时的恼怒而兴兵打仗,将帅不可凭一时的怨愤而与敌交战。符合国家利益就行动,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停止。恼怒可以重新欢喜,怨愤可以重新高兴,国亡了就不能再存,人死了不能再活。所以明智的国君对战争问题一定要慎重,良好的将帅对战争问题一定要警惕,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关键!
    凡是两个国家互相厌恶,开始的时候,都以相互运行和发展的空间相竞争的。一是争取正大光明,二是争取土地的战略资源,三是争夺民众的广泛支持和积极参与。凡两军争夺,开始的时候都运用所现有的活动和发展空间而挑起战端了。一是争取民心所向,二是派遣间谍以分化,三是舆论战。这陆争是谋划进攻所必要而特殊的手段。能运用特殊的活动发展空间而取得的,是完全可以不经过战争,就能够使敌人完全屈服的特殊军事战略手段,这是运用军事谋略最好的途径。即使经过百次用兵作战,百战百胜,那就说明,是需要经过百次浴血奋战的惨重代价才获得的,用这种方法使敌人屈服,势必造成我们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我们的自然资源、社会资本遭到空前破坏,生态坏境也势必受到损坏】受到空前重大损失。如果经过一次决战,南北夹击,使敌军屈服的方法,如果是这样,也势必导致火大、水大、杀通、伤亡大,这是在不得已的特定条件下,才采取的用兵作战的方法。如果能够以特定强大的军事态势,而采取天地夹击,就完全可以争取避免战争,而使敌军屈服,这就是特定的战局空间的优越性大,天大、地大,用兵作战的概率却非常小,如果能够以较小的代价,较小的兵力,而能够够获得较全面性的胜利,能够获得长远的战略目标,这就是谋略的奥妙所在,能够用特定的区位、空间战略优越性,而能够得到天地之功的将领,这就是“谋”的玄机所系;兵力投入的虽大,但作战的概率却很小,这就是善于用兵作战中、更善于用兵作战特殊而有效的科学方法所在。所以取胜的方法有四条;一是以风取险、二是以疲劳取胜、三是速取胜、四是以智谋取胜,以百战百而胜的,以冒险战胜的;以百战不败的,以疲劳而胜的;一战而胜的,就是快速取得胜利的;不战而获胜的人,是以谋划取胜,所以【军政】‘上政’不战而胜,是国家的大幸,一战而决定乾坤,这是最好的办法;百战不败、百战百胜这不是好的办法。所以不经过战争取得胜利的胜过以一次战役取得的胜利,以一次一战战役能去的胜利的,胜于经过百次战役而取的胜利,老百姓苦在争夺战,士兵疲于奔命,所以我修兵法,旨在于停止争战、甲戈进入仓库,放马南山,这就是启元的根本原因。
  不浪费而屈人之兵的,是好办法中好的办法;空大、天大、地大、计划耗费小,屈能够屈服敌人不经过军事手段,是最好的办法;东西合进、南北夹击、水大、火杀、死通大、兵大、费大,一战而能够取得胜利,是次一等好的办法;才大、贼大、盗大、战大、花费大,经过百战才是敌人屈服的,不是好的办法,这就是是鏖战;破大、伤亡大、失大损大、有胜有负的,发生战争的;兴无名之师,穷尽兵力好战,四境不睦、五邻对立,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好处,何况可能还回有失败呢?对于自己被杀死,宗庙祭祀不保、社稷又怎能够保存,如果遇到战事,势必战败,这就是灾战;由于所处的空间而取得天地夹攻,不经过战争而使敌人屈服,这天大,地大、费小、军队小了。能以力小、兵小而能够取得全部利益的;头和尾应、左右逢源,预知交战的时间,知道作战的地点,千里去袭击,百里迂回、十面埋伏、八面埋伏攻击、六方赣曲、四面吴歌,在这两个相对,这是作战的规律。善于用兵作战的人,战胜容易战胜的敌人,是因为敌人的优势还没有表现出来,所以胜兵先取胜、然后作战、失败的军队往往是先去作战,然后从作战中侥幸求取胜利,立于不败之地、又不失去使敌人的失败的任何机会。兵不出寻日,不是军队覆灭、将领被杀,就是每天耗费千金,所以,用兵的人;是国家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是不能不慎重而周密地加以观察、分析和研究。         
                  戊戌年孟春、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手启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0:38:04 | 只看该作者

戴文对于【孙武兵法】第八篇“宜约”的新解

本帖最后由 鬼谷神圣 于 2018-10-25 20:40 编辑

                                              戴文对于【孙武兵法】第八篇“宜约”的新解  
夫天下万物,有同有异,有其独也;有同者,长性也;有异者,个性也;有独者,特性也;夫解事正物之法,观其长、知其要;观其体知其形;覌其特、知其别,故效兵胜之计,观其正、知其乱;观其长、知其短;观其顺、知其逆;观其不足、知其有余;观其强、知其弱;观其方、知其圆;观其明、知其暗;排计而握之,握之大过,栋桡者利,有脩往也,故宜其中也,符文载曰,旨者,天星与观阳入光相宜,观地入气与地气相宜,观星入环与星环相宜,三宜原于全空而行节者与宇宙相宜,此自然之珏理者也与自然相宜。
  古之善用兵者;有战先察、察之以索其情,情之以效、效之以计;故知胜之道者;计情有七;一曰,主孰有道、二曰将孰有能、三曰,天地孰得、四曰,法令孰行、五曰,兵众孰强,六曰,士卒孰练,七曰,赏罚孰明;主孰有道者,道宜宜约理约而胜也;将孰有能者,能宜宜约约道而胜也;天地孰得者,得宜宜约约心而胜也;法令孰行者,行宜宜约约义而胜也;兵众孰强者,强宜宜约约势而胜也;士卒孰练者,练宜宜约约算而胜也;赏罚孰明者,明宜宜约约备而胜也。素主有道者,主有道之宜约而成理,曰;以民为主之根者、与行胜相宜、民心与上同意者、与厚爱其民相宜;贤智得而用者,与行政相宜;奉行素教者,与国安民安相宜;佃足而财丰者,与国富民强相宜;兴理而尊德者,与正人正事相宜;有一将者,与安军败敌相宜;素将有能也。宜约而成理,曰;内根和同与行分相宜;身先士卒者、与行令相宜;算胜者,与察知若厉相宜略权而计者、与王霸相宜;正衡者、与一统相宜;用奇正者、与胜土相宜;素天地有得得宜宜约而成理,曰;天时可得者,与攻备守机相宜;迷而知返者、与豁免相宜;有乡遵者、与行处相宜;相宜行处者、与中平十三相宜;和四时者,与战休相宜。素法令行行之宜约而成理,曰;有形者、与形敫相宜;有势者、与六胜相宜;有度者、与兵也横行相宜;有量者,与兵之破相宜;有夺者,与兵之屈敌相宜;有鼓有旗者、与之进退相宜。素兵众强胜之宜约而成理,曰;中正者、与兵心相宜;貔貅之军与智取相宜;少费而一侈胜者,与借天地之力相宜;有争战者,与迂直相宜;策之而斗者,与首应相宜,赏功罚过者、与功过大小相宜。此七士之宜、宜情约理而见其胜负也。为主为将而统军计事者,不可不知矣。图第一卷、第三图、兵理九畴法典图。
  韩信序次语;此篇二简名,齐安城简、秦宫嵋邬简皆曰;七情,景林简曰‘宜约’七情者,素计之七情也。求效是宜约者,宜其大事、大理、大数,是故七七、宜宜、容约宜约,约算情返约七所在,胜负环沦者,何主有道、将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中奠七情计十宜四十九约理惎宜兮、宜约不迻,知胜知负,歧宜约者,效兮军门,大事之根也。
                      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民国十二年秋于西安药王洞
   戴文序次语‘宜约’作了进一步的阐释,如;主孰有道?素主有道者,主有道之宜约而成理。曰:以民为主之根者,与行胜相宜;民心与上同意者,与厚爱其民相宜;贤智得而用者,与行政相宜;奉行素教者,与国安民安相宜;物足而财丰者,与国富民强相宜;兴理而尊德者,与正人正事相宜。这一段文字无疑是对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令民与上同意者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民弗诡也。进一步深入和和具体化。 孙武在‘和同’篇对于这个问题作了全面的论述;如;若欲知国之情善者,内根和同也。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与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民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不畏危也。【孙武兵法】“天地弌”兵圣孙武“天地一”也有类似的论述,如:欲以全胜而抮(zhen)天下者,道也。道者,令民与上同意者也。兵动而取者,谞也。谞(xu)者,麟凤(2)之才也。麟凤之将者,九行用坐,兵如麾耳!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宜约”篇,对这一段文字作了专篇论述,该篇原属于【孙武兵法】第三篇的内容,现重新缩立简,上乘于夺、下启实虚。依据所需而夺,次序井然。所以列入第八篇
  张衡玉正简、张联甲作书、张敬轩收藏、断句;戴文译白于西安。望能够引起我学术界的关注和鼎力支持。
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民国十二年秋于西安药王洞,张衡玉正简、张联甲作书、张敬轩收藏、戴文于西安。
  译文;凡是天下万物、万事、万象,无论是其形式【形体、本质】既有共同的一面,也必然有其差异的一面,有其自身独特的一面,【既人、事、物的针对性、差异性、突发性的、奇异性的、超乎常规性的、特殊性的、特色性的、狭义性的】,也有其共性的一面【既人、事、物的普遍性的、具有一般性的、正常性的、广义性的】,其中的差异性,就是其个性,独特就是人事物所具有的外在的特征、形式、形体、方式、行为等。
   这其中了解人事物的正确方法,只有通过深入的社会实践、科学的调查研究、通过观察人事物所具有的外在的特征、形式、形体、方式、行为,才可以知晓其自身的运行发展规律、趋势和动态、从其中的共同性来逐步剖析其本质、通过把握其要点,统揽全局,就能够掌握住其运行发展规律,发展【战争】的主动权,使战机不至于丧失。因此,学习用兵作战取胜的方略,只有通过深入的观察其政治的施政方针,战略意图,才能够洞悉其中最终导致衰乱、败亡的根本起因。通过观察其长项优势,就能够明白其中盛衰的根结所在;观察其外在的形体,就能够感知其中的本质;观察其运行的发展规律、趋势、动态,就能够清楚其运行的不良动向;观察其不足,就能够知晓其中的不足所在;观察其强大的军事防御战略概况、就能够洞察其布局的薄弱环节;观察其治国的方略、就能明悉其治国方略的命脉所系;覌察其明确的战略目标、就能够窥察其潜在的长远战略意图,再通过对敌、我及其邦交通盘比较分析、权衡其中的利弊得失,始终能够做到发展【战争】的主动权,避免其造成不必要的过失。应该清楚杰出的人才是关乎民族的盛、衰、成、败、国家的生、死、存、亡的全局,所以要将科学教育兴国和人才战略兴国约定成国家科学发展的大政纲要,只有作到与时代俱进步、敢于唱响新时代的发展的号角,将科学发展的主旋律贯穿始终,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作到与历史不断发展的新要求相适宜。在上古符号文献中就已经记载,观察天象【大自然的运行、变化、规律、特性以及发展的趋势】,要与其阳光的自身运转相适宜,观察地球,要与其自身所处的宇宙特定空间的运转规律相适宜,观察宇宙特定空间的运转规律要与其运行的节奏相适宜,这三种相互适宜、协和,是来源于太空而它的运行规律也有其自身的节奏【节制】,就是天地与宇宙相适宜,这就是大自然运行发展的定律所在,为自然相适宜。
   所以,善于用兵作战的人,如果已经欲先察觉到战争的先兆,务必要认真的观察战争的根结所在,始终做到能够有效实际管控战局的规模【范围、时间】,能够充分利用自然战略资源、【能源、社会资本】,通过深入观察、社会实践、科学的调查研究、以把握其具体的发展情况【敌人的长远战略目标、近期的战略意图】,然后通过对比、其中的利害优劣,筹划制定长远的战略目标、作战计划,作战要注意七种情况,一是,科学哪一方的君主施行的政治纲领更民主;二是,哪一方的将领更有卓越才干;三是,哪一方的天时、物候【自然战略资源、经济基础更雄厚、有利地形】谁能够率先实际控制;四是,哪一方的法律、命令谁更能够认真执行;五是,哪一方的投入作战兵力、民众更强大;六是,哪一方的士卒训练得更加有素;七是,哪一方的赏罚更加能够明确。君主施行的政治纲领之所以更民主,原因在于能否能够始终把施政的方略与施行的仁政相适宜,君主的率先垂为典范是最好的取胜方略,将领之所以更有卓越才干,主要体现在能否能够依据和发挥客观自然条件的优势的基础上,能够更加卓有效的发挥主观的能动性,不仅能够发挥其自身的个体特色,更能够组织和激发群体的优越性并使其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是取得胜利的的重要因素;如果想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与管理者齐心协力,就必须始终要能够切实的维护和发展广大让农民群众的最根本利益,所实行的政令能够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相互适应,只有这样,广大人民群众,才能够与管理者的意愿形成同心同德,只有与广大人民群众做到同甘共苦,才能够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同舟共济。天时物候【自然战略资源、经济基础更雄厚、有利地形】之所以能够率先实际控制的原因在于谁能得到民众的积极支持、和广泛参与是取胜的根本前提;法律、命令之所以更能够认真执行,体现在始终能够能否作到认真贯彻、全面执行这是取得胜利的命脉所系;投入作战兵力、民众之所以更强大的原因,就是在于能否作到在特定条件下兵力调度自如、能够争取更多民众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和参与,这无疑是取得胜利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之一;士卒训练的之所以的能够更加有素,原因是能否作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科学法律发展体系能够更科学完善,这是取得胜利的坚实基础和根本性保障。
   君主施行的政治纲领更民主,主要表现在所实行的仁政、要与民众的心里所向往的相适宜,民众的心里所向往相适宜、要与国家意志的统一相适宜,国家意志的统一要与深厚的热爱自己的民众根本利益相适宜,贤能智慧杰出的人才之所以能够得以重用,是因为要与所施行的政治纲领相适宜,奉命执行要与普及和全面提升国民教育相适宜,全面提升国民教育要与国泰民安相适宜,之所以土地资源充足、社会资本丰富,是因为要与国富民强相适宜,国富民强要与遵纪守法相适宜,德高望重的是因其为要与正确的处理人事任免,正确的处理政务相适宜,有一统国家的将领必须要、与安心的治理军务相适宜;一般情况下,将领之所以更有卓越才干,战争的发展的运行规律是、主要表现在将领的才干要与 约定成制【国家的意志、长远的发展战略】相适宜,约定成制【国家的意志、长远的发展战略】要与内在的主观能动性客观自然条件、激发群体积极创造性相适宜;内在的主观能动性、客观自然条件、群体性要与所采取的行动分步实施相适宜;身先士卒、率先垂为典范要与所采取行动的特殊方式相适宜,筹算谋划、制定科学的作战计划取胜,要与仔细的观察深入科学的调查研究相适宜,长远的的战略目标要与王道、霸道相适宜,正确权衡其轻重缓急、要与维护社会秩序相适宜,持续盈满的要与不断的吸取和总结战争中的经验教训、并依据战争发展的事态变化采取应对策略相适宜,用出奇制胜、用正面进攻要与胜负驻走【驻军或是转移】相适宜,特定的战略时机之所以可以充分得到利用,是要与坚守或转机相适宜,迷途知返的要与免祸得福相适宜,有老马归途的,要与所采取的行动所处的条件相适宜,采取的行动所处的条件要与中平稳健相适宜;四是相和谐的要与作战、休整相适宜;通常法律、命令之所能够更能够认真执行,是因为所全面施行的军令能够与约定成律相适宜,它的运行规律是,人、事、物以表现出来外在的形式、形体、方式、行为所采取的行动要与特定的【区域、空间】条件相适宜,有利的势态要与六条制胜的基本原则相适宜,进退有度、攻守有节【规律、有所节制】要与兵力能够纵横天下相适宜,有权衡轻重得失、要与兵力的实际作战能力相适宜,有夺取的要与兵力的、应该与发展动向相适宜,有旗有鼓的要与的战场的实际号令所需相适宜;通常情况下的作战兵力、民众之所以更强大、是因为能够与约定成规相适宜。用兵作战的规律是,中平正直要与士兵的心里所想、战斗意志相适宜,象貔貅的军队要与智谋巧取相适宜;以很少费用【非常小的代价】频繁调动敌人,使敌人疲于奔命的,要与能够充分借助天、地大自然的有利势态、有利地形相适宜,有善于争战的、要与首接尾应相适宜;通常情况下士卒之所以训练得更加有素、表现在是因为训练时能够与实际的战争情况相适宜,它的规律是,军队采取军事行动时要与政治思想教育工作贯穿于始终相适宜,有群胆的、要与固守阵地相适宜,有孤胆的、要与能够承当大的特殊任务相适宜,三军诸兵种混合的形成阵型要与有效的利用有利地形相适宜;四种战备要与军队的生死存亡、国家的荣辱兴衰相适宜,不随意的骚扰民众的、要与军法条令相适宜。权衡兵力的、要与数据的极限相适宜;赏罚之所以能够更加明确,是因为能够与约定的规制相适宜;它的规律是、刑名之所以能够通顺的,是因为能够与道义相适宜;军队出兵纪律之所以更加严明,是要与民众的心理所向、民心的得失相适宜,赏高罚下的、要与军队的存亡相适宜,赏赐有功勋、惩罚有过失的,要与其自身功勋的大小、过失的轻重相适宜,主观的期望,要与内外的实际情况相适宜,融会贯通的、要与特殊的人才相适宜,杀掉一人的、要与儆百能够相适宜,【以儆效尤】,这七七四十九条的相关事宜,适宜的情况要约定成的规制相适宜,能够做到这些,就可以预知胜负了,作为至高无上的君主和统御三军的将领,不可不知晓。见图第一卷、第二图、兵理九州法典图
                                                                                                                                         周齐吴民长卿定简于景林
  这一篇有两种简名,齐安城简、秦宫郿邬简均称作‘七情’景林简名称为‘宜约’七情是通常计算的七种情况,以求效正宜约所定的规制,为了适宜大事、大理大数,所以一再的重复论述这七种情况,不厌其烦的阐释约定成规的道理,主要约定敌我双方的各类主客观情况在于反复验证这七种情况下的处置的方法或手段,科学对比分析其中的详细数据,计算出具体的系数和参数,分析那一方君主施行的政治纲领更民主;哪一方的将领更有卓越才干;哪一方的天时、物候【自然战略资源、经济基础更雄厚、有利地形】谁能够率先实际控制;哪一方的法律、命令能够更加认真执行;哪一方的投入作战兵力、民众更强大;哪一方的士卒训练得更加有素;哪一方的赏、罚能够更加明确,明确奠定这七种情况的的条件,计划其中事宜,四十九种适宜的约定成规,要宣传已经形成的规制,这样对于军队就有了节制的法律依据,不能随意的频繁变更已经约定成形的规制,军队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意志,应始终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大局意识,约定成规要始终与与时代俱进步的时代要求发展相适宜,这就是军队国家的根本命脉所在。
                                          丁酉年孟春、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手启
4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0:43:45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鬼谷神圣 于 2018-10-25 20:45 编辑

                                  戴文对于【吴孙子兵法】第十篇“明暗"的新解
   兵者诡道也,诡道者,明争暗斗也。明争天地,暗斗变机。故明暗之理者,明见万里而暗察秋毫,明见全胜,而暗察一眚,故先见者先明也,后见者后明也,不见者不明也。先明者,先动也。后见者,后动也。不见者,暗也。不明者,背动也。先动者胜。后动者守。背动者亡。故明暗有六:一曰,明道暗习、二曰明算暗察、三曰,明天暗地、四曰,明使暗间、五曰,明正暗奇、六曰,明恶暗击;明道暗习者:明道以为明政,明政以为富国。暗习以为强兵,强兵以为全胜,而无大眚。明算暗察者:明算以为善计,善计以为善发。暗察以为知己彼(1)知己彼以为会明天。明天暗地者:明天以为知战日,知战日,以为避天筭(2)。暗地以为知战地,知战地以为军击之所用。明使暗间者:明使以为神纪(4),神纪以为军之政事。暗间以为索请,索请以为变之锁钥。
  明正暗奇者:明正以为形表、形表以为势威,暗奇以为以为形里、形里以为治本;明恶暗击者,明恶以为作气、作气以为张胆,暗击以为使敌无备、使敌无备以为以寡胜众。凡国之所欲富者,兵之所欲强者,计之所欲善者,情之所欲察者,天之所欲得者,地之所欲利者,神所欲全者,间之所欲用者,奇正之所欲斗者,城之所欲攻者,人之所欲杀者,军之所欲击者,(5)必先尽知明暗之理也   
注(1)【孙子兵法】“谋攻”故曰:知己知彼,百战不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2)【孙武兵法】“九變弍”: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
(3)【孙武兵法】“九變弍”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
(4)【孙子兵法】“用间”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
(5)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间必索知之
“明暗”探析;传世本【孙子兵法】‘用间’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 、舍人之姓名,令吾间必索知之。敌间之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舍之,故反间可得而用也;因是而知之,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间为诳事,可使告敌;因是而知之,故生间可使如期。五间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于反间,故反间不可不厚也。 可以相互参读。
  戴文序次语;传世本【孙子兵法】“用间”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明暗”篇指出;明天暗地者:明天以为知战日,知战日,以为避天筭。暗地以为知战地,知战地以为军击之所用神纪以为军之政事。暗间以为索请,索请以为变之锁钥,明使暗间者:明使以为神纪。“明暗”篇更具有针对性,实效性和可操作性。暗察以为知己彼,知己彼以为会明天。明天暗地者:明天以为知战日,知战日,以为避天筭。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该篇原属于【孙武兵法】“明暗”重新缩立简,该篇上乘于明暗下启地形,不难看出首尾连贯,前呼后应,互为犄角,浑然一体。所以列次第十。
    译文;战争是讲求诡诈之道的,凡是善于运用诡诈的人,制定明确的政治纲领、战略目标,是为了明确争取更加有利于能够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的战略资源、能源以及社会资本,在意识形态领域,诸如;哲学思想、文化艺术、社会风俗、宗教存在着相互渗透和反渗透的斗争。这就犹如光明和黑暗的道理的一样,能够明确看到万里宏伟战略蓝图,同时能够始终暗察秋毫【意识形态的波动】,能够明确欲见全胜,能够预先觉察并能够遵循自身运行、变化、规律、特性以及发展趋势的人,他就率先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否则就势必会陷于被动。只有牢牢把握住战争的主动权,就能够率先采取行动,能够率先采取行动的,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之后采取行动的动的,只有采取防守。一旦陷于背动的,就势必趋于灭亡。所以在军事艺术方面要注意的,明确争取和潜在的斗争有的六个方面点:一是,明确制定政治纲领、战略目标,悄无声息潜在的加强军事训练、演习;二是明确计算敌我所处这一特定条件下相互竞争的不足和有余之处,潜在的分析敌我所处这一特定具体社会环境下的综合因素;三是,明确敌我所处这一特定条件下天象、物候自然条件,仔细科学的分析敌我所处这一特定具体社会环境下相互竞争的战略资源、能源、社会资本的分布概况;四是,明确制定和使用与时代句进步相关的条例、章程以及科学的法律体系,潜在的使用间谍特殊的手段;五是,制定明确做作战方案【舆论攻势】与出奇制胜相互结合。六是,敌我表面已经趋于交恶,乘敌不备是予以偷袭。明确的制定政治纲领,就是为了我们的政治生态环境更加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我们的政治生态环境只要更加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就是为了使我们的国家更加富裕、繁荣昌盛。不断的加强军事训练、军事演习,是为了我们的人民军队更加强大,也只有拥有以强大的兵力,才是是为了取得全胜命脉所系,避免留下战争隐患。第二明确计算和潜在的观察:是依据特定的客观条件制定中长远的战略目标、计算好作战计划,以此为了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仔细的观察敌我的以及邦交的优劣、利害关系,一次掌握战争的规模进程;知道交战的时间,什么时候打,也是为了避免各类不利的客观因素;知道作战的时间,知道作战的地点、为军队攻取提供更加科学的依据。确的使用间谍,是为了更准确的掌握科学准确的情报、准确的掌握科学准确的情报、是为了军队进退攻守有度提供依据;暗自利用间隙是为了更好的验证所掌握的情报是否准确:情报是否准确,是关乎军队的胜负、国家的存亡,所以,搜索验证所掌握的情报,是作为在决定千变万化战争中、能否能扑捉到有利战机的一把钥匙【关键所在】。
  更加卓有成效的严明纪律,就是是为了树立我人民军队在列国中的良好形象。树立良好的形象是为了树立真正的为维护和平的权势威信,出奇制胜是为了少走弯路,力求立竿见影、事半功倍,形成良好的形象是为了治国的根本;之所以突然袭击,是为了从根本上震慑敌胆、全面的鼓舞士气是为了为张胆,突然袭击,是为了使敌人没有任何防备,使敌人没有防备,所以以少胜多。所以国家首先得必须形成富裕,军队的装备才能及时更新换代,国防防御力量才能从根本上得以全面提升;计算所希望的所能得到的,心中所想了解的人,自然条件所希望能得到的,土地之所以希望能够得到充分利用,民族的凝聚精神之所以所要保全,间隙之所以要加以利用的,奇正之所以能够发挥其优越性的,城之所以要进攻的,人之所以想要杀死的,军队之所以要攻击的,一定要先了解明暗的道理.
                                    丁酉年仲春、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手启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